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宗主的都市奇妙生活 > 第十七章 第一个万元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www.liangyusheng.net/最快更新!无广告!

    杜非羽看到的不是别人,正好就是一名城管。这个城管一早值班来不及吃早饭呢,就到他的摊前,挑了两个红薯。

    “老板,多少……”

    说时迟,那时快,这个老兄刚拿起红薯,阿白就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把袖子往下一拍。他这眼皮才刚刚一眨,刚刚的红薯摊子竟然莫名其妙地消失了!

    “……钱。”

    城管大哥说完最后一个字,拿着红薯在风中有些凌乱。

    “我在做梦?”

    他用力揉了揉眼睛。这些天值班有够累的,出现一些幻觉也正常。只是这幻觉如此逼真,莫非自己获得了奇遇?

    连这红薯的味道都是如此逼真!

    他再揉了揉眼睛。

    那辆三轮车重新回到了他的眼前,而卖地瓜的一男一女正和善地对他笑。

    他满腹狐疑地盯着杜非羽和阿白看。

    “……你们刚刚一直在这吗?”

    这一男一女则是做出了疑惑又顺从的神情。

    “嗯?你说什么?……我们配合工作,马上走。”

    “不是,我没说这个……你们又没占道经营又没人投诉的,我管你们干啥。”

    这话一出,阿白和杜非羽就不禁松了一口气。

    原来,刚刚放松了警惕,两人都没注意到城管来了。他俩本以为地瓜卖不完还要被罚款,便赶快丢了个幻术脱身。但没想到竟然是顾客,那就得欢迎欢迎热烈欢迎了。

    于是大哥这眼睛一闭一睁,三轮车就幽灵一样地闪现了两次。

    “10块。”

    杜非羽指了指红薯,随便报个价,赶快岔开了话题。

    自己消失又出现的原因,还是不要解释为妙。

    然后他又尝试着和这位大哥寒暄几句。

    无论对方是什么身份,老杜总有一种自来熟的勇气。史前的文明中,他能爬到宗主之位,少不了这种勇气的帮助。

    伸手不打笑脸人。大哥看着满脸笑容的杜非羽,也没有拒绝交流。杜非羽一边听,一边试图从里面找到一些有用的信息。

    果然,大哥开始指点了:

    “你们这个为什么不去学校边上卖?这里人这么少,卖不出去吧?”

    学校?

    杜非羽心中一喜。他正愁找不到地方!

    相比于打一枪换一个地方,找到一些可以稳定收入的摆摊点是多么重要!

    所谓情报商机,有时候需要的,真的只是一点拨而已。点头谢过,杜非羽和阿白当即驱车前往附近的一所小学。

    熬过了漫长的上午,杜非羽终于等来了孩子们的放学。他卖力地叫卖着,可是结果却让他大失所望。

    小学生们大都没什么零花钱,围着他看的人永远比买的人多。几毛钱一包的辣条永远比均价八块钱一个的烤红薯受欢迎。

    而且小孩子们大都喜欢热闹,做糖画的龙飞凤舞,总是可以弄个兔子弄只鸟出来;做棉花糖的小孩子看了喜欢,尤其是白砂糖变成一团团棉花,这对他们来说别提有多神奇了。

    而他烤个红薯,实在做不出那么多花样来,这就又吃了一个暗亏。

    而且最重要的是,学校门前,那可是小商人风云荟萃之地,这里的竞争,可比地铁口的早餐摆摊还激烈!

    看着一群叽叽喳喳地孩子跑过来,跑过去,杜非羽心里大呼失算。他说话做事套路颇多,但是孩子们思维简单直接,又不全是什么熊孩子,怎么在人家身上挣钱?

    阿白看到这就笑了,说宗主大人聪明一世糊涂一时。小孩子的钱,应该是最好挣的了。宗主光想着那些最高难度的事情,想着怎么用各种各样的计谋把钱套出来,却忽略了最简单的事情。

    杜非羽不理解了:“我忽略了什么?”

    “价格和心。”阿白说着,朝边上一招呼:“小的3块钱,大的5块钱,想要的话过来买呀。”

    价格一降,开始有小孩来买了。杜非羽一拍脑袋,好吧,果然是出了点错误。这些地瓜本来就没什么成本,降一些价格,赚多赚少不都是赚啊。

    但接着,阿白很快展现出杜非羽不具有的优势来了。她哄孩子开心的本事,实在是超过杜非羽太多。他杜非羽可以没有羞耻感地大喊大叫卖东西,但是要跟小孩玩什么躲猫猫的游戏,他倒觉得尴尬了。

    而阿白在这方面上完全是游刃有余。她化身温柔可爱的大姐姐,一边和孩子们讲故事,一边拿着钳子,举着地瓜,嘴里“呜呜呜”地做着各种各样的音效。

    “看!这是妖精的电梯,我们要把他们的宝藏,沿着电梯,从炎热的地洞里拿出来……电梯开动啦!呜!呜呜呜……哗!不好,宝物要被钳子怪物拿走啦!Rua!怪物要把地瓜拿走啦,他说,他要五块钱……”

    “五块钱!五块钱!我要打败怪物!”孩子们喊。

    “嗬嗬嗬!猫小子来救场啦!智慧的狐狸之神告诉他,只有拿钱砸向大魔王,才能拯救妖精电梯和宝物!大家跟我一起来,打倒大魔王!”

    阿白说着跳着,突然身体一转,把手指向杜非羽。

    杜非羽还没反应过来,脸就被雨点一样的零钱砸中。孩子们笑着跳着,试图拿钱“打倒”面前的这个“魔王”。

    脸被硬币砸得很疼,但是显然,被钱砸的感觉并不太坏。如果生活需要他扮演一个小丑,那他也乐意效劳。

    没有生存,一切都是空谈。

    他弯下腰,借了阿白一点妖力,把食指按在地面上,刚刚滚到四处去的零钱就都聚集在他的手下。

    而阿白则趁机向小朋友们宣布:“大家快看,魔王快被打倒了!再加把劲,买一些地瓜,施展最后的攻势吧!”

    “打倒魔王!”

    小朋友们发出了一阵欢呼的声音,而杜非羽也不太生动地“啊”了一声,就完成了自己作为“魔王”的一生。

    “一下子就收了150块。刚刚10分钟时间,卖了有三十份了吧。”杜非羽捂着头上的包评论道,“这次是你比较强。”

    阿白自鸣得意地在原地转了三圈:

    “有理有据,无拘无束。相信过程,观其本质。这就奴家这次的窍门。”

    “别臭美了,还学会四个字四个字地说话了。你到底想说什么?”

    狐狸听到这,绽放出无比灿烂的笑,如果她显示出尾巴的话,那现在一定已经翘到天上去了。

    “这就是道。”她说道,“宗主你这次没有悟透嘛?毕竟,你也是个孩子嘛。”

    该死的狐狸,该死的白十七。

    她这么好看,打一拳应该会哭很久吧。

    杜非羽愤愤地想着。

    ……

    但是这样的销量也不能解决过剩的地瓜。到了晚上,车上还剩下五十多个地瓜。

    疲劳感已经渐渐浮现,杜非羽和阿白的嗓子也喊得有些哑了。阿白甚至不得不坐在路边聚气,来短暂补充丧失的妖力。

    “只剩三成功力了。奴家以后需要更有效的补充方法,或者更少的活动。”

    杜非羽对此也没有办法。

    这个没有灵气的世界,迫使原本修仙的他们堕入尘世,让他们像普通的凡人那样,会累,会饿,会为了衣食住行,为了生计去劳苦奔波。

    在原来的世界里,他们是不世出的天才,是高高在上的贵人,可是在这个城市里,他们也是普通的贩夫走卒,为了目标、梦想,甚至是活着本身而努力地活着。

    没有感受过烟火气的浸染,修仙就是不完整的。这大概就是尘劫的意义。

    当然,他们终究还是多了点科学不好解释的法术,和体格。

    时间到了深夜,杜非羽还是没有放弃。他不能容忍那些地瓜被浪费掉。

    或者更直接地说,他不能容忍这个机会被自己的无能浪费掉。

    车子在渐渐无人的马路上前进,一会儿走,一会儿停。偶尔找到一两个路人,杜非羽都要凑上去问。

    但得到的拒绝越来越多,阿白也有些沮丧了。

    杜非羽索性把车骑到了网吧门口就不走了。他要把希望放在通宵出来买早餐的那帮人身上。

    他就这样守着。直到天边的微星渐渐落下,直到太阳渐渐升起。

    “拿一个地瓜。”

    等待已久的声音终于响起了。

    杜非羽快速调整表情,露出了营业用的微笑,动作流利地打开桶盖:

    “好嘞!”

    ……

    杜非羽就这样地坚持了五天时间。这五天里,他除了路上偶尔打个盹,可以用不眠不休来形容。

    第六天的时候,老农说继续在地里放着,就要加收一百块钱,杜非羽就只好一车一车地把地瓜运到杂物间里。

    八天过去以后,杜非羽终于挣到了自己在这个世界里的第一个一万元。

    “扣掉之前用掉的煤气,木炭,还有一些吃饭的钱,手里的现金现在是一万零二十块五毛。剩下来还有一百来个的小地瓜……”

    “算起来,我们的资产除了现金外,还有这间杂物间的短暂使用权,锅碗瓢盆和一箱子行李衣物,以及一辆三轮车。”

    和杜非羽两人各算了一遍后,阿白把账目都念了一遍。

    “很好了……”

    杜非羽说完,噗地一声倒在车上睡了过去。

    阿白疲惫地笑了笑,有些爱怜地抚过杜非羽的额头,随后也噗地一声,解除了化形,钻进杜非羽的怀中睡着了。

    他们太累了,以至于没有看见,有一只红头绿眼的马蜂,悄悄地路过杂物间门口,又飞走。

    7月15日。花洋市在蝉鸣声中完全入夏。

    时间已经过去三分之一。

    宗主的二十万目标,还剩十九万。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