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宗主的都市奇妙生活 > 第十六章 地瓜和熊孩子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www.liangyusheng.net/最快更新!无广告!

    看着阿白惊讶的反应,杜非羽心中掠过一丝得意感,他一边面不改色地骑着车,一边说道:

    “白姑娘,请你把尾巴收起来,把裤子穿好。在下只不过说了两句话,你不必这么热情款待。”

    阿白瞪了杜非羽一眼,提起裤子,同时噗地一声,尾巴也消失不见。

    不愧是老狐狸,杜非羽如此调戏,这要换普通的姑娘,早就面红耳赤了,阿白却仍是无动于衷。

    杜非羽觉得,有时候太过端庄反而少了些趣味。

    仿佛猜出了杜非羽的心思,阿白冷冷地“呵”了一声,便一脸平静地问道:

    “说吧,你想拿这些地瓜做什么?”

    “卖啊。”

    “少卖关子,这招对我没用。”

    “你不是总想要有情调一点嘛,怎么这就不管用了?”杜非羽叹了一声,又说道,“主要是这些地瓜太便宜了,算上在工地干的时间,我们在花洋市也晃了这么久了,你见过这么便宜的地瓜吗?不管怎么卖,我都不吃亏。”

    阿白听完不禁扶额。

    “你的意思是,先买下来再看了?八百斤,少说也有一千多个地瓜,你这不是一点儿都不动脑吗!果然没我跟着,你的决定就没一次靠谱!”

    “别急着下结论啊!”杜非羽连忙说道,“我的意思是,这么便宜的地瓜,我们只卖一半可能都是赚的。咱们也别搞什么太有技术含量的东西了,就烤地瓜吧。”

    “咦……”

    阿白听完,歪着脑袋细想,而杜非羽则在路边的一个小树林前停了下来。这里有足够的枯叶和干柴,还有农家留下的一些麦秆。这种东西,就是烤地瓜最好用又最便宜的燃料。

    当然,树叶和柴火也要足够干净才行。工地上的一些木料本身带着胶水,杜非羽是绝不敢把这种东西放在食物里的。

    但是全用木炭的话又要再花一笔钱,他下不去手。

    他这个烤地瓜的计划倒也不是空穴来风。两天前,他就盯上老梁废品店里的一个铁皮桶了。那时候他还不知道这铁皮桶有什么用,只是觉得扔掉了太可惜。

    但正如那个果牌手机的老总说的那样,生活中一切细小的碎片最终都会拼在一起。

    只是这样拼在一起的机会,只留给有准备的人。

    杜非羽装满了一大麻袋的燃料,扔到车上。

    “阿白,做好不眠不休的准备了吗?”

    阿白接过麻袋,轻笑道:

    “一贯如此。”

    ……

    在小区里点火一定会被业主投诉,杜非羽想着大家平时对自己也很照顾,不能做如此出格之事,就把战斗地点选在了之前住过的桥洞下。

    等到半夜,人迹渐稀,月满江河,杜非羽和阿白就开工了。

    把铁桶擦净,用河水把地瓜上的泥洗掉,把枯叶麦秆放进桶中点燃。之后盖上桶盖,等火小一些了,再把地瓜扔进去闷烧。

    地瓜不能烤得太熟,只能过一下火,就拿出来晾着,等到街上卖的时候再拿扔进去烤,这样就不会焦,吃着也热乎,还会有外酥里糯的口感。

    一百斤的地瓜少说也有近两百个,烧过一遍下来,天边已经泛出鱼肚白了。

    烧熟了最后一桶地瓜,杜非羽拿夹子取出两个来掰开,自己和阿白一人一个。又拿了两个小纸杯,拿了盒卖剩下的优酸乳把杯子倒满,自己和阿白一人一杯。

    “为了我们的道,干杯!”

    “干杯!”

    杜非羽咬了一大口红薯,又把杯中的优酸乳一饮而尽。阿白则是小口小口地吃着,一块一块地剥着皮,好像要把红薯的香甜和软糯都吃进记忆里面去。

    吃完了,她用双手端起纸杯,把优酸乳都饮尽了。

    “吃饱了吗?”杜非羽问道。

    阿白点点头。

    她想,宗主做什么事情都充满了仪式感。刚刚这一餐吃得豪气干云,他接下来八成要说什么“出征”之类的话。

    果不其然,杜非羽面向江边即将升起的朝阳,神采飞扬地挥出手臂。

    “阿白,帮忙把桶和三轮车抬到桥上去。我们,出征!”

    呃。

    这家伙指挥别人干活一点儿都不带愧疚的。

    阿白娥眉一蹙,豪气有一半都变成了怨气。

    “是,宗主大人。”

    她两只素手从工装的袖子里探出,手腕一转,人和车就全都飞到了桥上。

    “宗主,东西送上来了,至于你呢,就自己爬上来吧。”

    ……

    杜非羽的地瓜车就像一台流浪的火车头,冒着烟火气,走到哪里都引人注目。

    他先去之前卖早餐的路口,在炊烟袅袅下大声吆喝,像个烽火台下的士兵一样。那振奋的样子,就像是周围的人群都是妖魔鬼怪,他在做最后决战一样。

    “为了自由,为了热爱,为了精神的上午,请不要放过,这里的烤红薯!”

    总感觉有点羞耻……

    阿白心里想道。她面对人群说话的时候,总要鼓起足够的勇气才能渐入佳境。可旁边这只叫做杜非羽的猴子,竟然可以完全没有脸皮地大喊大叫。

    但是伸手不打笑脸人,做生意,尤其是这种小买卖,爱面子有什么用?

    想到这,阿白也跟着杜非羽吆喝起来:

    “为了生活,为了工作,为了爱和力量,不请要放过,这里的烤红薯!”

    显然是因为她很少大声喊话的缘故,她一吆喝出来,声音不大,却娇滴滴的,清清甜甜的,地瓜的甜度好像都跟着上升了几个百分点。

    到了九点,老杜大概卖掉了四十个。但是这只是所有地瓜中的一小部分而已。

    于是他们翻开地图,试图转移摆摊地点。

    可是接下去的时间并不太顺利,杜非羽在哪里停下,就在哪里被赶走。

    “别把这烟囱放我们家门口!”

    一家卤肉店的厨子拿着铁勺愤怒地喊。

    “你不能到别处卖吗?我在这里晒太阳。”

    一个带着老花镜的老太太颤声说道。

    “老师说了,你这种行为不低碳!”

    甚至连一个小男孩都开始对老杜指指点点了。

    “去去去,小孩别在这指手画脚。”杜非羽被赶得有点烦了,对小孩也开始毫不犹豫地反击,“今天周几?你这孩子,怎么没去上课?”

    没想到小男孩没接话,眼睛只盯着地瓜看。看了一会儿,伸手就想拿。

    “我要吃。”他说。

    杜非羽伸手钳住小男孩的手腕。

    “6块钱一个,拿钱。”

    “我没钱,我就要。”

    小男孩嘴巴一歪,好像要哭出来的样子。杜非羽心里咯噔一声,知道这八成是传说当中的熊孩子了。

    刹那间杜非羽的脑回路飞速运转。有熊孩子必有熊家长,熊孩子敢发脾气,熊家长一定在附近的某个地方看热闹。更何况,这孩子敢不上课,八成在家里横得不得了。

    杜非羽余光飞速一扫,呵,那家长明明白白地在树下打手游呢。

    看那紧张的表情,战况一定很焦灼吧。

    杜非羽见此,计上心来。他在小孩哭出来的前一秒温柔地握住他的手:

    “小朋友,如果你爸爸给我钱,哥哥就把这些地瓜给你。你爸爸他有很多钱,你去让他放下手机,让他和我说说话,你就会有很多很多的地瓜……”

    小男孩将信将疑地愣住了,他看了看杜非羽,又看了看阿白。

    阿白看着小男孩,鬼魅一笑,然后就拿起那个最大的地瓜,掰开直接往嘴里塞。

    “好香,好香啊!真的好好吃啊!”

    她一边吃,一边捂着脸,做出无比享受的表情。

    杜非羽那一瞬间觉得,她不去做演员实在是屈才了。

    但有人演当然要有人陪,杜非羽也顺势拿起一个地瓜,在那里无比感动地吃起来。

    他们一边吃,一边围着小男孩转圈,地瓜的香味在男孩的鼻尖扫来扫去,但他就是碰不到。

    “只要你爸爸同意,你就可以吃到……”

    “快去找你爸爸,你就可以吃到……”

    一人一狐说得小男孩口水直流,他再也忍不住了,直奔树下的老爸。他老爸正在全局的关键时刻呢,嘴里还在那里喊:

    “小心草丛!小心草丛!我起了!开团开团!不要怂!不要怂!”

    小男孩还以为他老爸和平时一样百依百顺,就拽着他的手臂要地瓜吃。

    没想到他老爸这次是真的忙,随便安慰了两句就不管他了。

    这下小男孩不愿意了,开始大哭大闹起来:

    “我要吃地瓜!我要吃地瓜!”

    这一干扰可不得了,他老爸的操作瞬间变得莫名其妙。

    输出起来了,输出疯狂走位,输出闪现进入了人堆,输出脸接大招被秒了!

    一次顺风的团战瞬间爆炸。

    之后二塔三塔相继失守,熊家长脸色铁青。他还想着极限操作一把,救大厦于将倾,没想到小男孩一不做二不休,直接给他把手机拽了下来。

    啪。

    手机屏幕正面砸在了地上。

    熊家长的对局也正式完蛋了。

    手机屏幕闪动着破碎的雪花。

    “CAO!”

    老父亲一声怒喝,一把抓起哭闹的小孩,把刚刚没打出来的输出全倾注到了小男孩的屁股上。

    而这边,杜非羽和阿白还在边看边吃着地瓜呢。

    杜非羽自己嚼着,还朝着他们喊:

    “买地瓜啦,好吃的地瓜哎。这位客人,您要地瓜吗?”

    虽然一顿痛打,但父亲还是舍不得孩子,看着他儿子仍然眼巴巴地看着地瓜,只好走上前来:

    “地瓜怎么卖?”

    “16块钱一个。大的这个20块,更大一点的25。”

    杜非羽坐地起价。

    调皮的孩子背后,一定是娇惯的家长。杜非羽以此判断,这个父亲非买不可。

    “乖……爸爸带你去吃更好吃的……”

    那家长嘴里说着,有些动摇了。他当然知道,面前这个混蛋在故意抬高价格。

    但是孩子果然欠打,还是不依不饶。

    最终,家长只能掏钱买了两个。

    杜非羽收下钱,和阿白一起笑着点点头,齐声说道:

    “欢迎下次再来。”

    熊家长怒气冲冲地离去了。那小男孩还想要求什么,那家长终于啪地一巴掌过去了:

    “别BB,下午滚去上课!”

    杜非羽望着那背影,意犹未尽。

    还没高兴完呢,杜非羽突然就听见背后一声喊:

    “给我也来两个。”

    “好嘞!”

    他说着,回头见到说话的那人,竟一下子把他惊出了几滴冷汗。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