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宗主的都市奇妙生活 > 第一章 一面之缘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www.liangyusheng.net/最快更新!无广告!

    有才华的人在获得成功之前,总要先获得一些称号,比如疯子,比如傻子,或者委婉一点的,叫做“怪人”。

    但这种怪人每天都在消失。在众人质疑时摇摇欲坠,在自己犹豫时完全死亡。

    毕竟到头来,这世上最多的还是两种人。一种生于平凡、甘于平凡、死于平凡,另一种不甘——但最后还是死于平凡。

    秦操已经基本成为了后者。

    男人的人生迈过了30岁的坎,接下去的光景已经大都有了一个预期。努力工作,养家糊口,可以惊喜的事情已不算太多。

    他的事业虽然小成,但已经结婚生子,算是彻底错过了最后成为黄金单身汉的机会。

    所幸父母都健康,工作家庭也算顺利,妹妹出社会不久,三天两头吵吵闹闹,却也没什么大毛病。

    除了偶尔感慨一下自己终于成为了平凡人的帮凶,秦操并没有太多的遗憾。在他看来,现在的这种情况,也不失为一种稳稳的幸福。

    在重新冒出这种安稳感的时候,他正带着微笑,有些不情愿地和同事们一道离开凉爽的空调房。

    因为大家都要去楼下面馆吃午饭,他不能显得太不合群。

    花洋市的夏季闷热而多雨,街上的空气总是比春梦还要粘稠。

    前天离去的台风,并没有为这个城市带来多少舒适的气温。

    从公司到面馆约有五百步。距离不长,却已经让秦操的全身沁出了一层细汗。

    “要一份汤面,加个荷包蛋。嗯……拿个凉菜。”

    柜台前,秦操不经意地观察了老板和前边同事的神色,点了份差不多的食物。无论是分量还是价格,都不会在老板和同事面前显得太过出格。

    大家默契地围坐下来,秦操为这融洽的气氛感到庆幸。

    识人断色,别说是在职场,在任何人类组成的圈子里,都是应该以最快速度学会的技能。

    面馆的空调吹着水蒸气,来吃午饭的人渐渐多了起来。

    一批穿着蓝色工装的人走进门,秦操断定这大概是附近工地上刚刚下工的工人。

    工人们的谈吐带着体力劳动者的豪放与粗糙。汗臭和粉尘的气味让靠门的秦操不由得缩了一下肩膀。

    坐在他对面的女同事不满地皱眉,眉毛之间的那片皮肤挤成一个川字,无声地昭示着两个世界的距离。

    而工人们也似乎对这帮西装革履的白领不屑一顾。他们故意地抬高自己的嗓门,敲了敲柜台,显示出一副熟客的姿态。

    “老样子!”

    当头的一人神气地说道。

    可是服务生的眼神很迷茫。那人见状,只好有些犹豫地拿手指了指菜单。

    “两瓶啤酒,三个鸭头,再盛一碗米。”

    终于听明白了他想干啥,服务生朝着后厨喊了一串菜名。

    粗声大气,到头来点的却是廉价而缺乏营养的食物。

    装逼也掩盖不了的自卑感,这大概就是人和人的差距。

    秦操打心里发出一声冷笑,目光却停留在了一个奇怪的年轻工人身上。

    他没有和自己的同伴一块大摇大摆地进门敲桌子,而是站在门外悄悄清理着自己的衣服、脸和双手。

    片刻之后,他走进面馆。秦操注意到,他站得很直。

    “您好,我要一份炸猪排,不要葱花,别加酱料;再拿一碗素什锦面,如果可以的话,多拿一点青菜。”

    他的语速并不太快,但一字一句都有字正腔圆的意味。听上去,就好像一群散人里混进了一个过分认真的家伙。

    “老杜又在穷讲究!”

    他的同伴们嬉笑起来。一时间,柜台前充满了欢乐的空气。

    又是一个怪人,秦操想着。无论是在社会的哪个阶层,不懂得合群,总要变成被嘲笑的对象。

    但秦操的目光还是不自觉地被那个脏兮兮的年轻人带走。他的个子并不算太高,但走起路来,竟有种玉树临风的观感。

    秦操甚至一瞬间产生了几分幻觉,觉得这个人穿着的是那种古人风姿的长袍,而不是这一套陈旧的工装。

    但年轻人孤零零的座位和面馆里吵闹的声音还是把他拉回了现实。

    这才是情理之中的。

    年轻人再如何一腔热血,领教几年社会的毒打,基本就会变得跟自己周围的人一样。

    这个社会不需要怪人。

    仿佛是为了说服自己一样,秦操想了又想,才终于又开始安心吃面。

    这本来只是一个小插曲。

    直到几张皱巴巴的百元纸币掉在了地上。

    城市里讨生活的人们对于金钱有着天然的敏感,秦操用眼角的余光就判断出来,纸币的主人应该是墙角那位瘦弱的姑娘。

    “好像有谁的钱掉了?”秦操和自己的同事说道。

    没想到话音刚落,一个大妈就抢先扑了过去。

    “哎呀,我的钱掉了。”

    她说着,造作地翻了翻自己的手提袋,然后面不改色地捡起钞票,回到座位。动作一气呵成,敏捷得像一只野猪。

    钱已经进了大妈的提包,姑娘才终于反应了过来。

    她茫然地摸了摸自己的口袋,然后又恍然大悟地望向大妈。

    “刚才……刚才掉在地上的……是我的钱……”姑娘怯生生地说道。

    可是大妈的表情镇定而安稳。

    钱已入袋,说什么都不好使。

    “那个……阿姨,那个是我看病的钱……我,我身体不好,我需要这些钱……”

    大妈放下了筷子。

    “你这个小姑娘是怎么回事啦?你去看病管我要什么钱?你想说我拿你钱还是怎么啦?”

    “所以说……刚刚你捡的钱是我的……”

    “那是我掉的钱!我的钱掉了捡起来怎么了?你这小姑娘年纪轻轻怎么还见钱眼开啦?嘿,现在的年轻人还真的是很有意思咯!”

    “不是,阿姨……我真的不能缺这几百块钱……我好不容易凑齐的医疗费,真的不能少这几百块……还给我可以吗?求你……”

    姑娘说着,拿出一张医院的病历。大概是疾病让人变得脆弱,她没说两句,眼泪就跟着掉下来。

    姑娘的指控让大妈恼羞成怒。她的脖子红得像过热的炮管,然后就开始理直气壮地问候姑娘全家。那声音大得,好像对方才是小偷一样。

    众人发出了不明就里的唏嘘声,秦操也跟着犹豫了起来。虽然他一早就断定大妈捡了姑娘的钱,但他显然不愿意跟着搅浑水。

    也许真的是大妈的钱,也许只是姑娘在装弱小,也许两人在一唱一和就等着天真的家伙上钩。

    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秦操劝着自己,眼睛却不自觉地朝着远处的那个年轻人看去。

    只见年轻人望向两人争执的方向,脸色有些阴沉,吃饭的速度也比之前要快了许多。

    秦操的内心里,不知为何掠过了一声叹息。

    他不知道为什么只是一面之缘,自己就对他有某种期待,期待着他能够做出什么不一样的事情来。

    或许只是为了平息内心里那份不愿出手相助的内疚。

    “又是吵架,别管了吧。”秦操的同事劝道。秦操受了大赦一样地回过头,安心地喝下一口面汤。

    反正别人也是这样想的,所以不是他的错。

    工人和白领,两个世界的人,却在此时,不约而同地站在了同一个阵营。

    那就是沉默。

    秦操不想回头,脑后则传来碗筷掉落的声音。

    原来是争执之中,大妈推了姑娘一把。

    姑娘在惊呼声中向后倒去。

    但在落地前,一双手稳稳地接住了她。

    “阿姨,这样很危险。”

    被称为老杜的年轻人不知何时已经出现了姑娘的身后。他把姑娘扶回了座位,随后谦和地站在了大妈的面前。

    “是她先打我钱的主意!你看这光天化日之下,还有没有道理了?还有没有王法了?啊?你说啊?”

    大妈不依不饶。

    但当她看见年轻人的右手时,表情瞬间凝固了。

    他的手里,竟是大妈的皮夹。

    “阿姨,我很好奇,你夹子里全是叠整齐的新钞,皮夹子又放在手提包的拉链袋里,这几张揉成一团的旧钱,你到底是从哪掉出来的?”

    这道理听上去一时间无可辩驳,大妈见状立马换上了一副凶狠的姿态。

    “你管我啊?!这……这就是我的钱!把我的钱包还我!”

    “拿人救命钱,是要遭天谴的。”年轻人很认真地说道,“明天打雷,您出门小心。”

    “你一个臭打工的,也敢来教训我?!好,有本事你给我等着!”

    大妈一边看着点头等待的年轻人,一边找手机准备叫人。可是翻来覆去,身上哪有手机的影子?

    “你想要找这个?”

    年轻人举起自己的左手。

    “那……那是我的手机!”

    “你的?奇怪啊,这个在我手上,你居然敢说是你的?”年轻人一笑,“哦,我明白了,我们是同款!缘分哪,哈哈哈哈哈!”

    年轻人故作热情地拍着大妈的肩,而大妈气得脸色青紫,扑上去要抢。年轻人一个漂亮的转身,那张青紫的脸就失去平衡,直接趴进了面碗里。

    “阿姨你看,真正的小偷,根本不需要和你讲道理。”年轻人讥讽道。

    众人见状,都不由得笑出声来,而姑娘拿着失而复得的钱,不知是该谢还是该笑。

    秦操见着这景象,竟也不由得舒了一口气。

    但让他感到惊奇的,是年轻人最后的保护动作。

    大妈扑空滑倒的那一下其实相当危险。若不是年轻人最后拿手拦了一下,大妈面临的,可就不是脸上糊了一碗面那么简单。

    他并不是单纯地意气用事。分寸拿捏,可以说是恰到好处。一个年轻人在瞬间就有这种考量,难怪要被称作老杜。

    秦操感叹之际,有人无意间撞了他一下。他回头看去,只见那个年轻人趁众人没反应过来,已经不动声色地夺门而去。

    他还斜倚在柜台前,朝自己招了招手。

    幼稚。秦操一边在心里这样说着,一边微笑着朝他点了点头。

    接下来的面馆陷入了混乱。

    愤怒的大妈一边擦着脸上的面汤,一边打手机叫人。大妈的家属来得很快,很凶,只是哪里都找不到年轻人的影子。

    我可以保持沉默。

    看着问东问西的家属,秦操心里说道。

    他带着愉快的心情喝下最后一口汤,去柜台结账。

    “您好,总共五十元。”

    “哎?”秦操愣了几秒,“怎么贵了这么多?”

    “贵?不是两份餐,总共五十块吗?”

    “两份?”

    “是啊。你朋友有急事先走了,他说餐费就算在你头上。你刚刚还点头了哦?”服务生一面说着,一面掏出了一张工作牌。

    “喏,还有工牌和这张纸条。你朋友刚刚托我给你的,别再弄丢了。”

    秦操一摸口袋,这才发现他的工牌早已经不翼而飞。

    “……难道是刚刚撞了那一下?!”

    他望向年轻人坐的位置。

    他在店里呆了差不多只有十多分钟,但什锦面和炸猪排已经吃得很干净,一点渣都没剩下。

    看上去像是早有预谋。

    秦操强忍愤怒地收起了自己的工牌,然后打开了柜台上的纸条。

    映入眼帘的,是一行潇洒有力的行楷字。

    “打个欠条,以后发工钱了还。嘿嘿。”

    落款是“第十二任极道宗宗主杜非羽”。

    秦操感觉自己的大脑嗡了一声。

    极道宗?

    第十二任宗主?

    嘿嘿?

    秦操千言万语,终于都凝成了简单的一骂。

    操。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