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不知师弟是女郎 > 第六十章 意外(2)【加更】

第六十章 意外(2)【加更】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www.liangyusheng.net/最快更新!无广告!

    房门之外,除了叫喊声,还有踢踢踏踏的脚步声。

    总之十分嘈杂,就像是有什么惊天动地的大事发生。

    黎池面不改色地起身,然后推开房门走了出去,顾意自然很快跟上。

    “四长老,尚师兄他们在街上被人拦住了。”说话的弟子一把鼻涕一把泪,脸上还有几丝淤青,明显是被人打了。“那些人还动手了。”

    四长老才从梦中惊醒,一时间有些分不清楚状况。他斜斜倚靠在门口,衣领十分随性地滑落至肩头,露出里面的纯白色内衬。

    “对方动手了,你们就不会还手吗?”他悠悠打着哈欠,颇有几分“白教你们了”的无奈之感。

    “是万剑宗的人。”回来求援的弟子哭哭啼啼,“尚师兄跟他们的少宗主起冲突了,然后那人就设了道结界,把尚师兄他们都困在里面。”

    他因为隔得比较远,便没有被关进去,但还是被万剑宗的几个弟子狠狠打了一顿。后面见着没人注意到自己,他就赶紧跑回来搬救兵了。

    万剑宗?

    四长老皱眉——他们与万剑宗向来井水不犯河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四长老,我回来的时候,尚师兄他们正在被人打。”那弟子很是着急,连脸上的淤青都来不及去处理。“要是再晚些赶过去......”

    “快快快,你带路。”四长老稍微整理了一下仪容,接着在身上洒两道生香咒,“得快些去阻止,要是阿辞那小子被打得破相了,本长老可就不喜欢了。”

    “......”顾意一直在旁边看热闹,听到四长老这样为老不尊,只是无语地翻了个白眼。“白年糕,我们要不要去看看?”

    能看见尚辞那狗东西被打的样子,这也是一件很开心的事情。

    然而,无人回应。

    他疑惑地侧过身子,这才发现黎池早就不在原地了。

    顾意怒了——操!白年糕又一声不吭地跑没影了!

    ——————(“割割”来了)

    “呸,仗着人多欺负我们,臭不要脸!”尚辞摔倒在地上,额头上的红肿甚是明显,但是眼神里的不屑与讽刺更加明显。随着他一起的,还有几个向来喜欢跟在他身边的小弟子,一样是被揍得鼻青脸肿。

    “你们云梦泽的人不是说不来参加此次长明佛典宴的吗?怎么又来了呢?”为首的是位黑衣少年,他眼神锐利,嘴边总是勾着一抹残忍的笑意。

    围观的百姓只是看见有两拨仙君起了冲突,他们只是普通人,自然不敢掺和到这样的事情中来,只是闭着嘴巴观看着。不过听到这黑衣男子说被打的乃是云梦泽的小仙君,一时间窃窃私语声骤起。

    “云梦泽的仙君为何会被这样欺负?”

    “是啊,还不会还手,只会骂人。”

    “我隔壁村老王的媳妇的哥哥的儿子的朋友今年还想去云梦泽试一试呢。看他们这窝囊样子,我得劝劝,别去了只学会受气。”

    这群小辈弟子听见这样的话,自然是非常气愤。

    他们如何还手?

    万剑宗的这群人都是来参加盛宴的皎皎之资,仙术造诣可谓是拔尖的。他们正经的聚灵成术之法都未用过,如何能还手?不过,这万剑宗的人也真是卑鄙,仗着有几分本事竟然欺负他们这群从未修习过仙术的小辈弟子。

    真是过分!

    “看看吧,这就是一直包揽仙灵榜魁首的云梦泽的弟子,各位都看看这些弟子是什么德性。”尖嘴猴腮的黑衣男子笑了笑,围着尚辞他们转圈圈,然后继续撩拨围观百姓的情绪,“所以说,我们万剑宗拿下的魁首,是实至名归。诸位若是有仙资之人,可来我们万剑宗,千万别被云梦泽的表面伎俩给生生蒙骗了眼睛。”

    踩着云梦泽上位,万剑宗的人也真是做得出来。

    围观的百姓可分不清云梦泽的小辈弟子和正式弟子,如今他们见到的就是云梦泽的人被万剑宗的人欺负惨了,自然而然认为云梦泽比不上万剑宗了。

    尚辞怒火攻心,正要挣扎着爬起来,就算用脑袋撞都得把这人撞死时,一声清冽的女音响起。“你们在做什么?”

    云纤纤冷着脸走过来,见到的就是自家弟子被打到在地上,一个个鼻青脸肿,极为悲惨。“万剑宗的人,就是这样的待人之道?”

    北棠棠和柳袅袅正抱了大包小包的东西跟在她身后,乍然见到这样的情景,顿时惊得东西直接往身后一扔,然后忙不迭跑过去将各位师兄弟扶起来。

    “我的天哪!尚师兄,你怎么被打成这样了?”

    “过分,真过分!”

    穆诗见到云纤纤,眼睛亮了亮,而后又将身子靠回去,坐在椅子上的姿势分外销魂。“待人之道?是贵派的弟子先向我们动手的,我们不过自卫而已。”

    云纤纤被噎住了。她娉婷依依地走到尚辞身边,轻声问道:“阿辞,到底怎么回事?”

    如今长明佛典宴在即,若非什么万不得已的事情,各派之间一般不会起冲突,尤其是像云梦泽和万剑宗这样的名门大派,更加不会做出什么有违礼法的事情。

    尚辞心虚地看了看左右,最后被盯得实在受不了,便招认了。

    原来,他领着一帮弟子在街上玩时,正好碰见万剑宗的弟子在欺负一个卖油画的书生。那书生孱弱得很,病恹恹的,看上去就是短命的样子,却被万剑宗的弟子攥住衣领狠狠地摇晃。

    尚辞看不下去,当即说了几句。后面他发现,为首的那人正是之前回云梦泽之时向他们挑衅的那个人,他更加是不甘示弱,一定要揪着人家的衣领子给书生道歉。

    穆诗自然不依,这样推搡间,尚辞的脚一不小心踩到了他的衣摆,直接让他重重地摔倒在地。然后,冲突就开始了。

    “......”云纤纤听完,不知该夸他好还是说他好。敛了敛眸子,她转过身子,冷冷清清地盯着面前的男人,“这件事,双方都有错。”。

    “哦?”穆诗的眼神在她身上放肆地扫了扫去,一股子色眯眯的气息就在他眼睛里缭绕。“我觉得主要是你们云梦泽的人不知好歹,多管闲事。这样吧,只要你过来给我亲一口,我就放你们走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