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快穿你到底会不会打虐文 > 第三十五章 允许你走了吗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www.liangyusheng.net/最快更新!无广告!

    “叫三方的项目组过来。”季千里冰冷中甚至无视三方科技的老板方总,与刚才对花相顾的训斥,完全不同。

    吴助理没有提出疑惑。他跟着季总几年,知道即使季总提出追责合作伙伴,对方也不敢得罪,只会将自己的团队双手奉上任由翻查。

    桌上的信,吴助理接过来一看,脸色也立刻变了。

    努荔趴在衣帽间的门缝里,好奇地张望,不知道具体是什么变故。

    以前总因为没身份、合理的理由,努荔只能东躲西藏地围观,通风管里、单面镜后、人偶熊里……都藏过;现在,她无意中捞到生活助理职位,终于有身份了,但也依然看不到。

    只因为,她听系统的话不能经常在主角面前露脸,那些灯光只应该追逐舞台上的演员。

    即使有了生活助理的身份,能临时站上舞台,在男女主演靠近的时候,努荔依旧只能低头不敢露出幕后的脸。

    “唉,当幕后就是这一点儿不好。”

    努荔叹口气,安安分分坐下来。可惜,很想看一看是什么……能让那个面不改色的狗崽子突然变脸的是什么东西。只能在门背后等着接下来剧情的发展。

    .

    总裁办的气氛,如暴风来临的前兆,低压沉闷让人喘不过气。

    吴助理打开信封,标书关键的几十页缺失,吴助理立刻去按季总的交代处理了。他的着急透露慌乱,让不了解商业事务的花相顾,也从中察觉到事态严重。

    唯独季千里的话语还冷静如常:“出去。”

    别人会佩服季千里这种镇定,而窥视男主六年的努荔,却听出话中冷得带冰渣,那是威严被轻蔑后的愤怒。

    同样的话,花相顾听到了,而在总裁办里的秘书小爱也听到。

    短短几秒中,女秘书的目光指向花相顾,让吴助理顺之明白过来,瞬间眼神也警惕起来。

    女秘书颐指气使,转头就对花相顾说:“出去吧。”

    努荔听出那味儿了,目前情况大概是公司被泄密,而秘书小爱将矛头指向花相顾。女人间的嫉妒啊,努荔心里感慨,让人无端的有点害怕。

    秘书小爱继续仗势撵人,排挤花相顾地说:“这些事情不需要你知道。”

    花相顾手足无措刚要走出去,季千里却站起,再次冰冷地说道:“出去。”

    办公室里安静了。

    秘书小爱愣了,她刚才看见季总指向的是她。季总让她出去,而不是花相顾。

    还没出去的花相顾站在总裁办里,终于有了点底气,只要季总没怀疑她那就好了。

    季千里的声音不大,却异常威严:“还要我再次提醒吗,出去。”

    秘书最后带着侥幸提醒:“季总,她只是新来的实习员工。”——如果新人一进公司,就出泄密的问题,那就很可能是潜入的商业间谍。

    季千里强硬的态度丝毫未改变。

    仗势的女秘书就像失去了支柱,在季千里冰冷的目光中,没敢再停留,只委屈而惶恐地匆匆奔向门口。

    蹲在门后,一看女秘书离开,努荔心里突然就畅快了。

    季千里在女秘书离开后,抛下了绅士的言行,似乎不用在人前隐藏自己的愤怒了一样。他的声音像近乎发怒地低嚎:“你刚才想走,我允许你走了吗?”

    花相顾愣了。这么说话的方式,似乎不适合关系疏离的人。

    花相顾结结巴巴的才找回自己的声音:“我不知道情况,我以为这些问题不是我该知道。当然,我什么也没做过,季总需要的话我可以解释。”

    季千里却一反常态,毫无礼仪地坐在总裁桌一角上:“不需要解释。调查出来不是你,调查结果会表明是谁的责任。”

    花相顾一个鞠躬表示感谢,深吸一口气:“确实与我无关。”

    .

    吴助理效率很高,三方科技的消息他很快带回来汇报了。

    方总的行程还在海上,他去海边度假村考察,没空回来处理标书的事情。

    努荔奇怪问:“吴助啊,方总怎么像故意躲开,他不能丢下烂摊子给季千,季总收拾啊?”

    吴助理很坦然地答,因为方总经常这么不管事。但三方科技的团队仍然会以最快的时间赶来。

    午饭时间到,努荔跟吴助理去高管食堂蹭饭。这里的食堂,吃饭的人都恨不得噎死自己,集团内为了标书的事情,能动员的全动员起来,每个人都忙得脚不沾地。

    而努荔却听到一些闲言碎语。早上才出的事儿,不久就在公司内传来传去,退回标书泄露的事情高的人尽皆知。竞标会失败的传言,有的人怀疑到了可能的人身上。

    “小爱姐,真的是花相顾吗?”

    “可是我看那个小妹妹挺有上进心,学得也快啊。”

    “你可别只看脸。她一来就出事了,我可不想给任何人背锅。”

    公司里上上下下对小爱亲切有加,因为她添油加醋的叙述,早晨在总裁办被批评的事情全被怪在花相顾头上,公司里许多人挺同情秘书小爱的。

    “我听说,花相顾以前就是酒吧里工作的。”

    “入职的时候都没满十八岁,人事部的告诉我的。”

    “怎么回事招这种人进来?”

    “季总招的。”

    “啊……季总招的……小爱,你真可怜。”

    努荔能想象得到,如果花相顾现在在食堂里,肯定会面临所有人的指指点点。

    努荔知道了公司舆论的大致情况,不担心剧情会怎么发展,她准备继续再看下去就好,反而是转向问起:“吴助理,标书那东西退回来就没机会了吗,出的问题严重吗公司会破产吗我会失业吗?”

    商业上的事情,就问吴助理。

    其实,失业的话,努荔自己也知道不可能。这种总裁男主不可战胜不可能打败,剧情结束也看不到他下葬前破产。

    吴助理对努荔十万个为什么心平气和,笑了笑,就正常地解释:“你以前不是这边部门的,不了解也正常。标书文件被退回来没什么,在截止日期前还会有机会继续提交,放心千里集团不会垮。不过标书泄露的问题,算严重也不算眼中……竞标是这样,数家公司里如果资质和质量相近,基本就是竞价低者得胜。报价都在标书里,被对手知道,项目就会被别的公司以更低的报价抢走。”

    努荔想通了:“所以,标书是不能让对手知道,即使没用上也要回收对吗?”

    吴助理点头:“悟性很高嘛。三方是我们在竞标过程中的一个小环节,你知道这点儿就好,三方的标不会影响大局,剩下的有专人做。”

    更多的消息,吴助理不会透露给任何人,努荔立刻明白了这一点。

    然而这些告诫已经够努荔得到信息了。努荔点头,谢谢了这个NPC。

    那接下来,就可以去造成一点剧情了,至少能送女主一程……

    吴助理却这时,超出努荔的预期,作为NPC多说了一些话:“但是有点我想不通?季总也有将商业街间谍放身边监视的先例,但是为什么要当面跟间谍说他在怀疑。”

    努荔在高管食堂兴奋地见到了难得的甜点:“那就是不怀疑咯?”

    高管的食堂,果然就是个宝。

    吴助理却专心揣摩着上司:“不可能。季总是有事业的,对未婚妻都没兴趣见……虽然花相顾是季总钦点招进来的。”最后依旧沮丧地承认了,花相顾是不一样的。

    努荔激动地跟食堂大妈点,盯着冰淇淋,跟吴助理说:“那就是喜欢咯。我要草莓味的。”

    大妈只挖了一小勺冰淇淋,放进她的餐盘。

    努荔看着碗里可怜巴巴的一小块,十分舍不得地。只能一小口一小口,却也很快吃完了。唉,好少。

    吴助理也皱着眉头。

    今天,依旧是看不懂季总操作的一天。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