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 第250章 柯南:想干嘛!你到底想干嘛!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www.liangyusheng.net/最快更新!无广告!

    都是家常菜,随便吃点,不用介意。”妃英理笑着给众人盛饭。

    鸡肉竹笋炊饭……大概是吧。

    看食材是鸡肉和竹笋没错,不过似乎为了去腥味,放了很多芹菜和不知名香料,大料味十足。

    池非迟神色依旧平静,“师母忙活半天,很不容易了。”

    后悔?不存在的。

    他早就做好了心理准备。

    妃英理笑着,“那就尝尝吧,大家也一起尝尝,其实我不太擅长做菜,觉得哪里不太好,可以提一提建议。”

    毛利小五郎偷偷撇嘴。

    仅仅是不擅长吗?

    至于提建议那句话,当客套话来听就行了。

    当年也是这么跟他说的,结果他一提意见就生气……

    池非迟把所有菜都尝了一遍。

    没有想象中那么糟糕。

    味增汤里,酱油放成了醋,不过他一直没觉得放酱油的味增汤好喝,换成了醋也没什么……

    土豆炖牛肉,土豆半生,牛肉里还有血丝,当成七分熟的土豆炖牛肉来吃,也不是不能接受,另外就是盐多点……

    不过,正好可以和没什么盐味的冷豆腐搭起来,中和一下……

    饭里大料味太浓重,以前他肯定吃不下,但习惯了喝拉克酒,那股八角香料味也能接受……

    碳烧……鱼片,虽然糊了,不太明白妃英理原本想做的是什么菜,但除了碳味,还留着一点酸甜的味道和鱼肉味,重要的是,好歹能咬得动。

    另外一道炭烧猪排,特地切成了小块,忽略焦黑的品相……

    池非迟咬了一口,没咬动,默默换成用毒牙咬,咔擦一声咬碎。

    这道菜,以普通人的牙齿,吃起来会比较费劲,但除了有点焦,味道还不错,调味是所有菜里最正常的。

    其他人跟着试菜,尝到炭烧猪排,啃了半天没啃动,搁置在一旁也不太好,继续默默啃啊啃,然后……

    放弃咬碎,直接咽下去。

    毛利小五郎心里泪流满面,他就知道这道菜不能碰!

    为什么看着池非迟能咬动,他会以为妃英理厨艺有进步了呢?

    “怎么样?”妃英理期待地看着池非迟。

    “可以接受。”

    池非迟没办法违心地说一句‘好吃’。

    妃英理又转头看其他人,“你们呢?感觉怎么样?”

    “可、可以接受。”毛利兰勉强笑着答了一句。

    其他人沉默,他们没池非迟那个牙口,是真的接受不能啊!

    “吃过英国菜,你们的承受能力就会好得多,”池非迟又夹了两块炭烧猪排,放到碗里,“西方流传着一个笑话,天堂就是英国警察、德国技师和法国厨师,地狱则是德国警察、法国技师和英国厨师。”

    “哎?”毛利兰来了兴趣,“英国菜很难吃吗?”

    妃英理笑了笑,“据说,在英国,最好吃的菜就是外国菜。”

    她做的菜怎么样她心里有数,肯定不好吃,忙活半天,就是想要别人认可她的心意而已。

    比这难吃的黑暗料理多的是,她只是偶尔有点小失误,怎么就不能接受了?

    “总不会比这还难吃吧?”毛利小五郎开启作死模式,嫌弃地盯着桌上的菜。

    还没等妃英理脸色沉下去,池非迟道,“老师改天可以去尝尝,我小时候去英国,早餐大概是一份猪肉加香料做的烤肠、一片烤肉、一块烤番茄,烤土豆块或者奶油拌土豆泥。”

    “不过,英国的下午茶应该很不错吧?”毛利兰追问,“有很多点心,看起来就很不错。”

    “下午茶的点心一般是三明治、英式松饼和其他点心,吃的时候从咸到甜,”池非迟继续道,“不过我不喜欢甜得发腻的食物,偏偏那边的甜点很多都腻,咸的点心也不觉得好吃,其实,地域不同,人在饮食上对酸甜苦辣咸的接受程度也不同,就像今晚的味增汤,你们喝惯了放酱油的,就会觉得放了醋很奇怪,下意识地在心里打上‘不好喝’、‘味道肯定很奇怪’的标签,但其实没那么糟糕。”

    柯南觉得有点道理,不过他还是怀疑池非迟在转移重点、企图颠倒黑白!

    毛利兰盛了点味增汤,尝了尝,“好像是这样……虽然味道有点奇怪,但也不是很难喝。”

    毛利小五郎也尝了尝,“只是也不好喝,勉强可以接受吧……”

    池非迟没反驳,不好喝是真的,他说出花来也改变不了这个事实,继续之前的话题,“很多菜离开原本的发源地,味道多多少少都会有些变化,就是餐厅为了迎合当地口味做出的改变。”

    “那非迟哥做的中华料理呢?”毛利兰问道,“也改变了味道吗?”

    “中华料理的烹饪方式多,口味根据不同地区,也会有差距,”池非迟道,“找到适合你们口味的烹饪方式就行。”

    ……

    一顿饭吃下来,虽然其他人吃得不多,但气氛居然也不是很差。

    毛利小五郎以喝酒为主,等停筷的时候,已经醉醺醺的了。

    池非迟就喝了两口,保持着清醒,“我明天要去警视厅,以前的笔录攒了很多,明天一天都不一定能做完,恐怕没时间做饭……”

    “那就过来吃吧!”妃英理笑眯眯道,“明天我试着再改进一下。”

    卧槽!

    柯南瞬间懵了:“……”

    想干嘛!池非迟这家伙到底要干嘛!

    祸害他们一顿,明天还来?

    “好啊,”毛利兰脑补着父母从此和好,笑道,“那妈妈今晚就留在事务所吧!”

    “不用,”妃英理斜眼看醉醺醺的毛利小五郎,“留下来还要面对某个醉酒侦探那张讨厌的脸……”

    “明天再来也行啊!”毛利小五郎晕乎乎地嘀咕。

    柯南:“……”

    大叔知不知道他在说什么?!

    好吧,看样子,是彻底喝迷糊了,根本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

    毛利兰有些遗憾,不过想着可以慢慢来,也就没坚持。

    饭后坐了一会儿,毛利小五郎直接睡着了,池非迟也没再久留。

    下楼的时候,柯南看了看走在前面的妃英理和毛利兰,拉池非迟的衣角,成功拉到从衣袖探头出来的非赤,懵了一下,低头看。

    非赤仰头看着柯南,毫无波动的蛇脸下是一颗懵逼的心:“……”

    屋里酒味太重,刚想探头透透气,怎么就被扼住了脖子……

    池非迟停下脚步,看着柯南。

    有话好说,别拽他家非赤。

    柯南松开手,努力忘了刚才的尴尬,瞪着池非迟,压低声音,“你到底想干什么?我不就是笑话了你一句吗?一顿就够了吧……”

    “也不是为了报复你,明天做笔录会是黑暗的一天,”池非迟道,“我不介意更黑暗一点。”

    “可是我介意!”柯南郑重声明。

    “你介意就好,”池非迟继续平静道,“有人陪着一起度过黑暗,感觉就好多了。”

    柯南:“……”

    他怀疑……

    不,不用怀疑,他坚信,池非迟这家伙的心态绝对有问题,喜欢把快乐建立在别人、特别是他的痛苦上。

    一言不合就拉着大家一起死……简直丧心病狂!

    池非迟带着灰原哀下楼,找到停在外面的车,转头问道,“师母,要不要我顺便送你?”

    “不用,我还是帮小兰照顾一下那个醉酒侦探再走吧,”妃英理笑道,“路上小心。”

    “送我回阿笠博士那里吧。”灰原哀打开车门,爬上副驾驶座。

    池非迟转头,“小哀……”

    “这两天估计博士都在吃外卖,那些东西不健康,我还是回去给他做饭吧,”灰原哀一脸淡定的解释,“而且没有我盯着,他肯定会吃一些高热量的食物。”

    池非迟点了点头,收回视线。

    让灰原哀在阿笠博士那里也好。

    先不说他那里会不会某天就有个琴酒敲门,就说生存能力,他一个人也可以很好地照顾自己,阿笠博士连饭都做不好,也能让灰原哀感觉到自己被需要,稳定‘治疗’效果。

    车子开离原地,灰原哀转头,看到非赤从池非迟的衣领探出头,伸手,扼住脖子,拽出来。

    非赤发懵,“我今天是不是不太适合伸头出来,怎么老拽我脖子……”

    灰原哀把非赤拎过来后,又自己动手,把还发懵的非赤绕在手臂上。

    别问为什么,闲得没事做,就盘它!

    她是突然想养个宠物,不是金鱼那种离开鱼缸就活不了的动物,是方便随时带着的,最好像非赤一样聪明乖巧……

    不过,还得考虑到她的处境,被组织找到还是会有危险,就算遇到喜欢的小猫小狗,她也不敢养。

    蛇遇到一般的危险能跑,但要是组织丧心病狂放炸弹,也跑不了,而且她也不觉得其他蛇能像非赤这么乖,她想盘就盘,都不咬她的……

    “非迟哥……”

    “怎么了?”池非迟要看路开车,没有转头。

    “非墨是雌鸟还是雄鸟?”灰原哀问道。

    池非迟疑惑灰原哀怎么突然问起非墨,不过还是先答道,“雄的。”

    “可惜了,如果是雌的,我还想问问你,以后非墨的小乌鸦能不能送给我一只,”灰原哀有点惋惜,又很快反应过来,“不过乌鸦终生一夫一妻,夫妻双方都要抚养幼鸟,它做爸爸也不用担心找不到自己的孩子,那到时候能不能送我一只?我不会关着它,它可以和非墨在一起,不过我希望它能认识我……”

    换了以前,她看到乌鸦绝对躲得远远的,但现在想想,养只鸟类也不错,遇到危险至少能飞走。

    既然要养鸟类,还不如养只小非墨……

    池非迟明白了,大概就是当干妈的意思,“应该可以,我先跟非墨说一声,再给你答复,不过它近期应该不想找伴侣。”

    有人用鸳鸯代表爱情,但鸳鸯是会更换伴侣的,只是一雄一雌的鸳鸯喜欢在一起嬉戏,让人误以为是夫妻,觉得很美好。

    其实,真正忠贞的鸟类是乌鸦,乌鸦终生一夫一妻,绝不争吵,绝不分离,不过凄美的是,在伴侣死后,另外一只乌鸦也会极度悲伤,大多会在不久后死去。

    而乌鸦夫妻俩都很重视孩子,会把小乌鸦抚养大,而等夫妻俩老了,小乌鸦长大后也会反哺父母。

    或许是因为自家宠物是乌鸦,他倒是觉得乌鸦聪明、能独立思考、品性忠贞、重视家庭,比什么鸟类都好。

    这么说起来,RAKI这种酒‘爱神祝福’、‘一心想着爱人’、‘凄美底蕴’的寓意,和乌鸦挺搭的。

    等等,那一位决定他的代号,不会是因为他养了一只乌鸦吧?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