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扶桑镜梦 > 卷一 初试啼声 第三十一章 有瑕的金玉和无暇的银玉

卷一 初试啼声 第三十一章 有瑕的金玉和无暇的银玉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www.liangyusheng.net/最快更新!无广告!

    后人总结扶桑明治维新运动中倒幕派的主要力量,分别是:长州藩、 萨摩藩、 肥前藩 、土佐藩,因为它们实力强大,被称为幕末四强藩,,简称“萨长土肥”。

    其中长州是早期最先动手的,萨摩是发现公武合体无法实现后才变成了倒幕主力和先锋,而土佐的中下层武士一直默默推动倒幕,肥前发现大势所趋后才露出真面目下场,但因为实力强大成了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倒幕中涌现出的风云人物首推维新三雄和三杰,“维新三杰”是大久保利通、木户孝允、西乡隆盛,“维新三雄”是坂本龙马、高杉晋作、胜海舟,其中的西乡隆盛和大久保利通就是直秀这次来萨摩要结交的人物。

    未来,西乡隆盛前期作为萨摩藩的外交代表奔走于各方,运筹帷幄,将倒幕的各方势力团结在一起,在倒幕战争正式开始后又作为萨摩的军方代表参与战斗,是倒幕一系列战事的事实上的军事总指挥——名义上的指挥是朝廷公卿。维新成功后任陆军元帅兼近卫军都督,是前期维新政府的军事第一人。

    同期,大久保利通作为藩政的首脑,积极发展萨摩的实力,在倒幕发展到高潮的时候,上京都与公卿、幕府和各藩周旋,是推动局势发展的关键人物之一,维新政府成立后,因为木户孝允多病,大久以内务卿身份成为了维新政府实际的政务总管。后人称他为扶桑明治维新前期的第一政治家、“东洋的俾斯麦”。

    山不就我,我去就山。伊藤先生虽然把直秀赶了出来,但自搭梯子好下台,直秀正好可以用请伊藤先生的弟子转呈道歉的借口拜访他们。

    西乡隆盛现在名叫西乡隆永,在去年正式元服,大久保利通还没元服,现在幼名叫一藏,两家屋敷只隔了一条街,两个孩子非常要好。

    这天下午,下加治屋町西乡九郎隆盛的屋敷外来了四个人,声称要拜访西乡隆永殿,名刺上的署名是江户堀直秀及同伴。

    西乡隆永今年才十五岁,两年前元服,性格沉厚宽和,很受附近年轻一代的拥护,但平时很少有外人来拜访他,所以他很好奇地出来迎接。

    江户时代男子平均身高1.58米,女子平均身高1.38米,而隆永这时已经有五尺三寸(165CM),比一般的成年人还要高大,看起来威风凛凛、相貌堂堂。

    进入屋敷就坐寒暄后,隆永问起直秀的来意,直秀苦笑着把自己被伊藤先生赶出来的事情讲述一遍,尽管江户和鹿儿岛口音大为不同,但直秀声情并茂、情节生动曲折,隆永听后也不禁莞尔。

    因为去世的萨摩藩八代家主岛津重豪大力经营的缘故,幕府和萨摩岛津家的关系大为缓和,虽然此时家老调所广乡大搞特搞中华—那霸—九州岛的非法走私,但萨摩藩的下士哪里知道这些,所以好客的隆永相对热情,一口答应帮助传递道歉信。

    直秀大松了一口气,这年代讲究纲理伦常,如果自己与西乡、大久保的老师起了误会,作为学生的他们也不好和自己亲近。

    放松下来的直秀观察了一下西乡家的情况,看起来现在还好,与普通武士家基本一样,陈旧的叠敷收拾得很干净,完全不像后来西乡家有了七个孩子时的穷迫样子,但家具陈旧,看得出也不富裕。

    直秀为了表示感谢,希望能够宴请隆永,隆永摆摆手并不在意,但他对直秀跟伊藤先生提过的农学和兰学书籍比较感兴趣,希望见识一下。直秀求之不得,两人读书讨论,好不惬意。

    萨摩藩校造士馆此时的教授内容以朱子学为主,但近年来南蛮船的袭击不断,加上去世的八代家主岛津重豪喜欢兰学,所以造士馆也有部分兰学内容传授。

    西乡隆永对农书很感兴趣,不解之处直秀一一给予解答,双方愈发融洽。就在这时,抽空离开的村田永敏三人回来了,大包小留,直秀解释说自己在鹿儿岛不熟悉,找不到合适的居酒屋,所以期望在西乡家吃些本地特色,请隆永君多多包涵。

    西乡是个四海的性子,虽然家里不富裕,但对钱财不敏感,因此也没客气,招呼女仆帮忙——是的,此时西乡家还雇的起仆人。

    因为坐了一下午,也不算陌生人了,西乡母亲、祖父母、弟弟妹妹们也都出来帮忙。

    西乡的三弟今年刚刚出生,小孩子粉状玉嫩的,非常惹人喜爱,直秀也拿出各种礼物来分发,场面十分热闹。说起来,西乡确实不凡,一般武士都讲究个面子什么的,客气托让难免,但西乡天生的自信,落落大方,待人诚恳,无论他做什么你都觉得理所应当、堂皇大气。

    食物都是永敏带直秀两个学生买的,直秀嘱咐过他西乡不是一般人要郑重对待,永敏眼睛很毒,买回来的东西非常合直秀的心思。

    萨摩黑豚通肌(黑猪肉)、太刀鱼(带鱼)、鲔鱼、樱岛大根(大个萝卜)、土豆、渍物、本烧酒(芋头烧)、太白芝麻油,太香芝麻油(低温烘焙磨制的白芝麻油)、知览茶(绿茶)等等一大堆。

    下级武士很多都没有太多讲究,在家里夫人和孩子都要干活,所以一会大家就忙碌起来,直秀怕做不好,让虎之助、学次郎动手,名为帮忙实为主厨。

    不一会,油炸土豆片和油炸太刀鱼上呈上来,香气四溢,西乡观察直秀,见直秀对弟弟妹妹围绕食物争抢没有什么鄙视之色,心里对他很是满意。西乡一大家子人,连茶几都不够用,所以围着食物是平时很正常的情形,但在讲究礼仪的武士家中,非常鄙视这种行为。

    直秀两世为人,多少历练出来了,“直秀少时双亲过世,是街坊邻居帮忙才得以温饱,比起体面来,活着更重要。”

    西乡深以为然,西乡的父亲是个山御勘定方小头,是个管收税的小头目,平时有点外快,家老调所广乡搞节俭、搞廉洁搞的下士们家家穷的叮当响、响叮当,平时自家没少接济穷亲戚邻居,所以他对很支持直秀这种朴实的生活态度。但同时他也对直秀的身份有些好奇,穿着整洁但谈不上奢华,看手面还是很大,不知道是什么来历。

    老人和孩子们正吃的开心,家主西乡隆盛回来了,直秀赶紧见礼,说自己是隆永的朋友,“前来拜访,多多打扰。”

    是的,西乡隆盛的老爹也叫西行隆盛,这要从一个误会说起:1868年鸟羽伏见之战胜利后,朝廷论功行赏,当时西乡在前线指挥战斗,同乡吉井友实替他报名,结果不慎将名字登记成“西乡隆盛”,朝廷旨意颁布后,西乡将错就错改名叫做“西乡隆盛”。

    西乡的老爹作为税吏小头目,平时没少蹭吃蹭喝,喜欢喝两口,看到家中热闹也很开心,招呼大家就坐,赶紧上菜。

    加上直秀四人,家里餐具不够用,西乡招呼弟弟妹妹去邻居家借用,大家开开心心的开席,直秀也陪西乡父子饮酒谈笑。

    因为已经是冬天,所以拉门都关闭了,正在酒席期间,拉门进来一位少年武士,看到屋敷里有陌生人,转头就走。

    西乡说了句“失陪”,就追了出去。过了一会,西乡拉着这位少年回来,就坐后给直秀介绍,“这是我的好友大久保一藏”,直秀赶紧见礼,大久保沉默地回礼,只后默默地进餐。

    前世直秀听说一则传闻,大久保家境不好,父亲虽然也是下士,但不像西乡父亲作为税吏能有些外快,母亲体弱多病,三个妹妹还小,所以大久保在饥饿难耐时,会在饭点默默地走进西乡家,西乡便会和他分享食物,大久保静静吃完后便默默走回家去,期间不发一声。

    未来的大久保自尊心极强,从不在人前失态,据说被刺杀而死的时候,身负重任还要坚持坐起,估计是幼年的贫苦经历养成了他敏感的自尊心。

    直秀眉开眼笑,天下英雄入吾彀中也,其实西乡和村田永敏一样,该吃吃该喝喝,到关键时刻自己的主意极正,小恩小利没啥用,而大久保更为倨傲,这是以天下为己任的人物,只要挡在他路上的东西都会被他一脚踢开。

    不管如何,直秀今天和这两位搭上边,日后死皮赖脸的也要做朋友,英雄,腿上缺挂件么?

    从江户出来,直秀也算游历了四分之一个扶桑,看到的都是穷乡僻壤,各藩治所所在地,看起来就像前世的镇子,着实让人失望。此时江户、大坂这样的繁华都市还有个样子,路程中见到的农村,真的如同前世的非洲农村一样,土屋子、不见光,光屁股跑的孩子也不是一个两个,这年头胖子都是有来历的,惹不起惹不起。

    走的路越多,直秀就越失落,连个螺丝都不能自产的扶桑,是不是命中注定要走一条坎坷之路?

    今天看到维新三杰中的两杰,后世这两位可是翻云覆雨、翻天覆地的人物,希望可就寄托在你们身上了。闻当西乡和大久保还籍籍无名的时候,有人评价说“西乡是有瑕的金玉,大久保是无暇的银玉”。“今天我直秀发狠心许下诺言,有什么给什么,西乡你无暇好了,大久你也尝试冲击下金玉,金和银比率是一比十五,我就不信,有你们两个猛人加上我这个挂,怎么也能凑个清一色大胡”。

    直秀正在那里做梦,大久保吃饱了,微微一鞠躬,默默离去。西乡和直秀相视苦笑,西乡是拿大久保没办法,直秀是美梦破碎。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