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长生霸婿 > 第一百七十五章 风雪夜归人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www.liangyusheng.net/最快更新!无广告!

    无双美白馆,今天天气不好,白凤九早早的关了门,坐在吧台上归拢今天的收入。

    厨房传来碎裂的声音,然后是金无双的一声痛叫。

    白凤九扔下账本来到厨房,就见药罐子摔碎,里面的药渣和汤药洒了一地,金无双捂着手指,鲜血不停的往外滴。

    “我本想收拾一下,没想到……”

    “你别管了,我来收拾吧。”

    白凤九抓过金无双的手,细嫩的手指被锋利的陶瓷片划破,他拿来止血药和纱布,给金无双的手指消毒后包扎好。

    见金无双秀眉微皱,飘着一团愁云,问道:“你怎么了?还在为小秋的事烦恼?”

    金无双摇了摇头,道:“不知什么原因,今天总是心神不宁的,也不知道果儿这个丫头在外面会不会照顾自己。”

    姐妹连心,金无双这是在担心金果儿。

    这个丫头从小在蜜罐子里长大,没出过远门,大大咧咧没个心眼,人生地不熟的,要是被人骗了,卖到山沟里给八十岁老头做老婆……

    金无双越想心里越不安生,白凤九说你自己胡思乱想有什么用,现在又不是古代,打个电话就好了。

    一语点醒梦中人,可是现在已经半夜,金果儿要是没事,吵醒她又不开心了。

    不打电话金无双又不放心,索性拿起电话拨了出去。

    电话响了足足一分多钟,也没有人接,金无双的心提到了嗓子眼。

    此刻金果儿已经出了小镇,手机在背包里响了十几遍,可是寒风吹得如同哨子在耳边,根本听不见。

    北风越来越大,还夹杂着雪花,如同刀子一般划过脸颊。

    金果儿刚开始还觉得痛,后来脸冻麻了,好似贴着一张厚厚的皮革,一点知觉都没有。

    来到小镇外,金果儿就后悔了,天寒地冻,北风呼啸,长白山这么大,自己上哪去找何三芝。

    到时候人没找到,自己却被冻成美丽的丰碑了。

    想想滚烫的火炕,在对比刺骨的野外,金果儿放弃了前行,转身向回走。

    可是转头后,金果儿慌了。

    后面一片白茫茫,寒风裹着雪花漫天飞舞,如同京城醇厚的雾霾,视线只能看到十几米外,自己来时候的脚印都被遮盖了。

    风越来越大,鬼哭狼嚎一般,积雪眨眼的功夫就从脚踝涨到膝盖。

    这是暴风雪天气,本地人称为白毛风,大风夹着巴掌大的雪花,气温骤降,如果在野外没有保暖措施,人很快就会被冻死。

    金果儿穿的是打底裤和羽绒服,在东州市这种穿戴可以抵御风寒不冷,可是白毛风这种天气下,就算本地的羊皮袄都扛不住。

    金果儿的四肢很快冻僵,思绪变得迟钝,体温快速流失,已经快感觉不到寒冷了。

    “难道自己真要被冻死在这里吗?”金果儿心中没有悲痛和惊慌,只是有些不甘心。

    远处白茫茫的风雪中,出现一串亮点,给绝望中的金果儿燃起了希望,应该是小镇上的人群!

    积雪已经到了腰间,她驱使着自己,在雪中连滚带爬,向那光亮靠近。

    那一串光也在向金果儿靠近,她这才发现,那不是小镇的人,而是一群狼,一群眼睛闪着绿油油的光,在大雪封山后,从山上下来觅食的饥饿狼群。

    金果儿在想跑已经来不及了,胳膊被冲在前面的狼一口咬住,甩头撕开羽绒服,里面的鸭绒扬了漫天。

    金果儿挥拳头去打狼头,左胳膊也被一头狼咬住,金果儿就像坐在滑雪车上,被狼群向深山中拖行,耳边风声呼啸,心如死灰。

    “砰!”

    一块石头飞来,一头狼应声跌倒,金果儿左手突然一松,紧接着又是一声闷响,她被丢在了雪地中,狼群哀嚎着逃走了。

    金果儿昏迷之前,看到一个身高足有两米的大雪怪,向自己走来。

    原来老板娘说的雪怪,是真的!这是金果儿脑海中最后一句话。

    不知道过了多久,金果儿感觉浑身如同千万只蚂蚁在啃咬,奇痒难耐,让她从昏睡中醒来。

    金果儿乱舞的手被按住,一个慈祥的声音传来。

    “不要乱抓,抓破了皮肤会留下疤痕的!”

    金果儿睁开眼,看到一个身穿花棉袄的老太太,正给自己胳膊上涂抹着一种药膏。

    “这是哪里?”

    金果儿环顾四周,白墙、火炕、小煤炉,这里不是雪怪臭烘烘的洞穴,而是整洁干净的农家院。

    老太太给金无双涂抹着清凉的膏药,一边絮絮叨叨:“你一个姑娘家家的,这大雪天怎么独自跑出去了,城里的丫头真不让人省心,要不是我儿子遇到,你就被狼崽子拉走吃了,你在外面呆的时间太久,都冻伤了,不过用我们家祖传的冻伤膏,涂抹几次后保准不会再犯。”

    老太太正说着,棉门帘挑开,一个身材魁梧的汉子走了进来。

    他穿着一身外翻毛的羊皮袄,人高马大,头戴狗皮帽子,远远看去好似大雪怪。

    进门后汉子就把外套脱了,看也不看金果儿一眼,围在烤炉边取暖。

    “娘,这场雪把山封了,一时半会肯定去不成长白山,爹这病可咋整?”

    老太太叹了口气,道:“该着你爹有这一灾,这两天他的气息越来越弱,那棵千年老参也快用完了,到时候再找不到药,你爹怕是……”

    娘俩你一言我一语,金果儿听了个囫囵吞枣,但是也弄明白了。

    这汉子不是别人,正是何三芝,这老太太就是何元良的老婆。

    何三芝去长白山找药,见变了天儿,知道一场暴风雪即将来临,所以提前回来,没想到正好遇见被狼群撕咬的金果儿在,这才出手将她救下。

    金果儿从炕上挣扎的起身,先感谢何三芝的救命之恩,然后道明了自己的来意。

    何三芝面无表情的瞥了她一眼。

    “娘,我再想想办法,天无绝人之路,爹一定能好起来。”

    说完话披上羊皮袄出了门,从始至终都没和金果儿说一句话。

    老太太扶金果儿躺下,交代不要乱动,你被冻伤了四肢,好好休养,等养好了身体就回家吧。

    老太**顿好金果儿,起身去外屋给何元良熬参汤,外面天光放晴,可是寒风依旧,虽然房间里温暖如春,可是金果儿的心如外面的天气。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