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无际之刃 > 第五十七章 杜郡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www.liangyusheng.net/最快更新!无广告!

    经过许久周折,所谓杜郡到达。

    周远三人下马。

    看清了那位马官的面容,七分玩世不恭却莫名透出三分憔悴,面容温和,却是眼神中似乎透着一点别样的情绪,腰间一柄月型弯刀显得格外起眼。

    陆冲立即向其开口:“敢问此次行程多少灵钱?”

    这时所有人都才想起,刚刚三人上了这最是宽大威风的马车,没有说明所用灵钱,马官一手伏脸表示为难,他的车是这一代最贵的,平常人都知道价钱才会上车,却是这三人先前不知道便会有些为难。

    周远不语,只上前将一枚灵玉直接撇向马官。

    马官仔细擦拭手中灵玉反应了许久,才郑重的开口到:“多谢!”

    周远见此只表示对于这位马官很有好感。

    不等周远继续诉求,马官立即拱手开口到:“三位,我住在城西刘家马场,到了那里只说你们来找刘权自会有人带你们前去,三位出城之事我愿意免费载你们一程。”

    听到马官的保证,周远为之一笑,却是一枚灵玉没有白给,周远三人朝着马官拱手相让,随后离开。

    杜郡。

    车水马龙是这里的真实写照,每家每户基本都以灵马出行,也是尤为富贵之地,茶楼,酒馆等地都要比起县不知豪华气派多少,当然花销也是如同流水,以至于一颗灵玉的价值,在这里真的可以估量。

    三人最开始的目的地自然便是客栈,周远三人在这里发现这里与起县最大的不同,还是在于有钱无所不能,周远花费了一块灵玉很容易便在一位陌生敢上周远面前的少年安排在了一件硕大的客栈房间。

    房间之豪华简直不能与起县的所有房间相比拟,有些三千灵银上下的瓷器摆放,晶莹剔透的水晶门窗,地板是梨木,诸多家具也皆是梨花木精琢的精品,每日的三餐有人按时提供,便是有什么其他需求只需要招呼伙计。

    ——

    周远三人并不知道,这并不是杜郡最豪华的客栈,那少年看这三人在地而来,似乎什么都不懂,便先选了这个房间试探周远三人一下,结果果然如此,那少年此时正在一个无人小巷小心翼翼,面带笑容的擦拭着那枚灵玉。

    却是此时一位白缎长衣,手中一柄宝扇,腰间一块麒麟翡翠的纨绔子弟朝着那位少年走来,从少年的背后了无声息的出现,看到少年的灵玉直接抢夺到了手中。

    少年哪里甘心立即暴起却是突然面色变换,由红转黄在变的煞白,小心开口到:“杜……杜,少爷,那,我的,灵玉。”

    这少年便是杜郡第一少,杜云。

    杜云只一怒用手中的宝扇敲打在那少年的头顶,怒到:“什么你的灵玉!”随之将灵玉把持心中一喜,面色恢复如常到:“小何啊,可以啊!从哪骗来的?骗人是不对的这个我先替你收着,他日我一定亲自还给失主,你欠的钱……”

    挨打的少年叫做张何,是一个杜郡里一个坑蒙拐骗的小人物,好赌,不久前在杜家的赌坊欠下了一笔巨款。

    正当张何一脸失落的转身准备离开之时,杜云突然在次开口:“你欠我的钱在给你三天时间。”言毕将灵玉塞进空间法器转身离开。

    只让之后的张何眼眸如狼,嘴角咬出了鲜血,许久以极小的声音开口到:“杜云!此仇不报誓不为人!”

    转身张何狼狈离开。

    ——

    只此时周远三人吃过晚餐,只看到之外灯火通明,三人选择出来转转见见世面,杜郡的夜市却是摩肩接踵,人海茫茫中周远三人好几次迷失了方向。

    却是人海茫茫中无独有偶周远看到了一个熟悉的面容,周远微笑到:“前面可是刘何兄弟。”

    刘何闻言,心中生愧根本不理会周远的呼叫立即转身便要离开却是没有两步,刘何的后颈被周远紧紧抓住,刘何此刻想要哭的心都有了,悔不该欺骗周远三人,刚离狼口又入虎穴。

    刘何无奈的焦急到:“知道吗?杜郡是讲法制的!”

    场面瞬间凌乱,周边的人立即侧目于周远与刘何两人,周远心叫无奈只开口到:“刘兄弟不记得我们了。”

    九与陆冲上前。

    刘何一时间无言以对,一时间僵持,反复确认三人的眼神,满满的真诚,刘何冷静下来想到此时他们大概刚刚吃过晚餐,对于房间价格的各种知晓通道都被刘何封死,此刻刘何终于确定这是三个可以继续忽悠的人,刘何拱手到:“抱歉抱歉!今日接待的人太多了,三位大人有大量!”

    周边的诸人闻言,眼神怪异的离开。

    只是周远三人在此拱手到:“我等可否在请刘兄弟百忙之中将杜郡的格局等等介绍一番,之后定有重谢。”

    刘何闻言当即来了兴致,立即兴奋到:“好!”在刘何眼里这就是三头到了年岁的费猪不宰不爽。

    周远三人对于刘何的反应很是奇怪却是想到了所谓的入乡随俗,只周远开口到:“请!”

    由刘何带路,周远三人紧随其后。

    “那便是恶贯满盈的杜家,杜家的少主,是杜郡人人唾弃的混蛋,日后你们见了千万不要姑息……”

    对于刘何的如常讲述,只叫周远三人无言以对。

    “那是青雀楼,不是因为其他,只是因为那家的花魁,可是雀的身姿……”

    周远没人面红耳赤,却是已经说了刘何讲解,随意打断不符合人之常情。

    ……

    不知过了多久,周远等人终于游历完了整个杜郡,听的最多便是对于杜府的一通臭骂,以及各种“风雨之地”,赌博之地,让周远等人听的厌烦。

    游历完毕后,周远三人立即告辞离开,完全将重谢的时间抛之脑后,实在是刘何的介绍太是激动,也太是让周远三人难以接受,对于赌坊、花楼周远向来是比较抗拒的。

    刘何也是骂杜云的时候情绪比较激动刚刚才反应过来,忘记了向周远等人所要报酬。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