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大汉大忽悠帝 > 第571章 给刘备的娃取名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www.liangyusheng.net/最快更新!无广告!

    第571章给刘备的娃取名

    ……………………………………

    不管“金子”究竟如不如“一张纸”,“直百五铢”的发行也暂时解决了“汉室正朔”无钱可用的燃眉之急。“汉室正朔”把“直百五铢”当作俸禄和军饷,强行流通到官府和军队,官府和军队再把它们强行流通到豪门大户手中,用以购买货物,而豪门大户除了把它们流通到小门小户之外,就是彼此流通。至于说最底层的百姓,他们的身价趁得起这么大的钱吗?

    于是乎,不管荆北、淮南,还是江东、江南,凡是“汉室正朔”控制的地盘上,竟然都出现了一片欣欣向荣之色,大家热情洋溢地首选“直百五铢”进行交易。

    于是又乎,太傅袁隗等人看在眼里,喜在心头。铸钱这种事不仅能发财,还能利国利民,繁荣经济。甚至已经开始畅想,等到市面上有足够多的“直百五铢”之时,“汉室正朔”也可以宣布废止铜币,算是对“北朝伪帝”做出一个狠狠的反击。等到那个时候,自己这帮人就是“汉室正朔”最大的功臣,就算车骑将军刘备备权势再大,没钱养活军队,也是白搭,照样得求着咱们。

    这种迷之自信,把搜狐和天猫的内线全都给整懵了,情报纷纷飞往洛阳。可惜刘汉少学渣呀,也搞不清这些究竟都是怎么回事。

    咋滴,哥还把他们整明白了?

    可是哥自己还糊涂着呢!

    于是刘汉少又召集汉联储、四大行,财政部,工薪署……凡是能管钱,会算账的,统统喊过来,开了一个小会,而后大家便对分析出来的几个主要问题,达成共识。

    朝廷的首要目的是为了使铜币、纸币尽量平稳与更加彻底的占领“外围市场”,并且有意地提高了一些物资的价格,比如粮食、棉花、牲畜,以此来刺激新、鲜、吉三州,还有北边的鲜卑、南边的叛逆,进行交易,钱物转换。

    如此一来,不仅大量的铜币、纸币流入“外围市场”,朝廷也得到了物资,可以补给军队,使军队尽快恢复战斗力,补贴灾民,使灾区尽快恢复生产力。而得到大笔钱币的“外围市场”也可以购买更多他们想要的东西,比如马腾的车弩,吉州的棉袄、棉裤和四轮大马车。

    这有点像刘汉少刚刚当家作主,便拼命花钱,努力当败家子的样子。只不过刘汉少是为了“削大补小”,而马腾、公孙瓒,或是豪门大族、部落首领可是不会把赚来的钱分给底层百姓的。所以,这件事情搞的时候长了,后果可想而知。

    再所以,朝廷目前的策略是没有错的。

    至于说南边那帮子叛逆搞出来的奇葩“大钱”,根据许攸的分析,恰恰是因为他们对“直百五铢”没有信心,所以大家才首选用此交易,而把更为精美的铜币私自留了下来,恰如贾谊所言:“奸钱日繁,正钱日亡”。

    也就是说,这是一个劣币驱逐良币的苗头。

    但是,咱们的铜币背后,有这么大一个朝廷支持,能让一个劣币轻易驱逐吗?

    许攸更狠,甚至偷偷和刘汉少说:“陛下,咱们卖货之时,不妨也收一些直百五铢,但是不能当百,只当七十。如此一来,

    直百五铢必然贱的更快!”

    刘汉少真想捂着肚子好好笑一笑,但是在许攸面前,该端的架势最好还是端一端,所以莫测高深地说道:“收一点也可以,不需要压价,转手再悄悄花回去即可。”

    许攸惊讶地问:“如此一来,咱们岂不是帮着那些朝廷叛逆,稳定了直百五铢的价值?”

    “不是稳定,只是麻痹。”

    刘汉少也翻转着手里的一枚直百五铢,冷声问道:“这种大钱,他们就算想造,又能造得出多少?届时必定自轻自贱,朝廷何须枉作小人?”

    按照许攸的才智,登时便明白过来了,既然叛逆们已经犯了傻,那就让他们一直傻到底,等将来大耳刮子抽到脸上,再告诉他们也不迟。想想自己当初犯得傻,陛下还专门教育了自己一番,这得是多大的恩德呀?

    于是许攸立刻小心翼翼,百般恭顺地说道:“陛下圣明!”

    哥要是圣明,还至于把他们你拽过来开会唠嗑,帮忙分析么?

    不行了,得找个地方先笑一会儿。

    又于是,刘汉少酷酷地“嗯”了一声,撩腿蹿了。

    …………

    是穷还是傻,都不是一天两天能够显现出来的问题,只要保证自己不赔本,刘汉少也不会再过多关注这些事情。但是有一个问题,却使得刘汉少相当纠结,因为他又升级了,做了“天祖”。

    甘夫人产下一个男娃,刘备备有后了。

    原本刘汉少把甘夫人、糜夫人安置在永安宫里,私下便有颇多非议,这一回可好,连娃都有了,外边的风言风语就更别提了,连曹操这个小黑胖子都幸灾乐祸地说过一句:“恭喜汉少。”

    我喜你妹!

    好在刘汉少不在乎这个,只要没人敢当面说出来,哥就要保持不随便踹人的良好习惯。

    哎呀,忘了踹小黑胖子了。

    可是刘汉少不在乎,有人却不能不在乎,据说甘夫人产下小娃之后一直少言寡欢,心事重重的样子。出了月子之后,刘汉少让三妞她们举办家宴,把甘夫人和糜夫人一起喊过来吃饭,本意是想劝慰一下,不用想太多,照顾好小娃和自己的身体最重要。

    来的时候甘夫人自己抱着娃,糜夫人在身边相陪,使刘汉少乍见之下,还以为来的是白素贞和小青呢。这倒不是说云十八骑的小女娃们苛待这二位,而是永安宫的规矩,刘汉少鼓励当妈的自己带娃,说是能够增加母子感情,即便是云三妞她们,得空儿的时候,也都一个个抱着自己的娃。

    当然了,刘云远航已经失去了被抱的资格。

    瞅着甘夫人欣喜异常,笑颜如花的模样,刘汉少当时就有点懵。不是说心情不好,需要劝慰么?难道是因为“白素贞”没有失去“许仕林”,所以才这么开心的?

    刘汉少的脑袋瓤儿里乱七八糟的,也不知道蹦出来的都是啥,忽然听到甘夫人既羞且喜地说:“幸得高祖眷顾,玄孙妇为高祖添一来孙。”

    你等会儿,这话怎么听着怪怪的?

    “还望高祖垂怜,为来孙赐名。”

    啊?

    刘备的娃,也要哥来取名?

    这不是刘禅嘛!

    刘汉少的脑袋瓤儿拧巴的更厉害了,但是五妞、六妞她们已经把“刘禅”抱了过去,集体围观,刘云远航兴奋的连蹦带跳,还大喊着“让我抱抱弟弟,让我抱抱弟弟”,结果被一群人嫌弃地教训。

    “什么弟弟?这是你玄孙!”

    趁着这个空儿,刘汉少发现甘夫人的眼光一会儿撇向“刘禅”,一会儿又偷偷瞅着自己,心下好像也明白了,她是害怕自己容不下这个小娃吧?毕竟刘备还在大江南边上蹿下跳的,要是自己拿这个小娃做文章,要挟刘备,似乎也在情理之中。

    “把来孙抱过来,让我看看。”

    果不其然,刘汉少此言一出,甘夫人立刻紧张地喊了一声“陛下”,随即顿觉失态,强自镇定下来,闭口不言。

    呵呵……还怕哥会亲手把这个小娃摔地上不成?在你们心里,哥究竟是什么样的怪物,心肠得有多恶呀?

    刘汉少怀抱着“刘禅”,好像自言自语,又好像是在和他唠嗑似的,慢悠悠地说道:“来孙哪,知不知道?人这一辈子,最重要的就是吃好喝好,能做一个快乐的小吃货,其实比啥都强。怎么样?要不……天祖就给你取个名儿,叫刘馋?”

    “老公啊,你说的这个馋,是不是解馋的馋?”

    “然也!”

    得到确切的回答,云五妞兴奋的直拍巴掌:“好好好,这个名字好。总是想着吃,还能吃得下。其实我就特别想叫云馋!”

    粗话的,看看刘云远航现在的样子,就能确定必是云五妞出品,喜欢犯傻喜欢吃,让人欢喜让人愁。

    “好什么好,哪有人给小娃取这种名字的?”

    好在云三妞及时喝阻了刘汉少和云五妞的胡闹行为,否则甘夫人非趴地上哭一个不可。给我们家娃儿取的这是个人名吗?就等着将来他长大了,让别人笑话他呀?你们这种惩罚,是不是也太残暴了?

    然而刘汉少也有刘汉少的苦衷啊。

    遥想学渣当年,会讲故事了,有人说刘禅的“禅”字应该念作“馋”,也有人说应该念作“善”,不管学渣怎么念,总有一部分人来指正错误,搞的学渣别提多不自信了。

    怎么着?

    现在既然让哥亲自取名,难道还要取那个“禅”字,把以后千千万万个学渣搞的怀疑人生?

    “莫因善小而不为,莫因恶小而为之。要不然,这个来孙就叫善儿吧,大家以为如何啊?”

    刘善?

    刘善!

    甘夫人可不知道,这位天祖无耻地抄袭了本应该属于她的老公说出来的金句名言,只是在心里暗想,也许高祖是希望我儿向善,别像他父亲那样为奸为恶,祸乱大汉吧?不管怎么说,看样子,我儿的小命应该是能保住了。

    “谢高祖赐名,谢高祖赐名!”

    甘夫人一边说,一边就想起身,找个空地儿好给刘汉少磕头。

    “吃饭,吃饭。一家人搞那么多虚礼干吗?大家一起去吃饭。”

    刘汉少一边说,一边暗暗想着,往后的学渣们不用担心再念错了吧?放你们一马,你们都应该好好谢谢哥!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