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我在古代追男神 > 第一百九十六章 装死是最好的选择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www.liangyusheng.net/最快更新!无广告!

    “韩嬷嬷,外面有人来找娘娘。”

    一个名唤小江子的小厮急匆匆的跑了进来,对正在给院子里的花浇水的韩嬷嬷说道。

    韩嬷嬷抬眼看了他一下,不慌不忙地把手里的小壶放到一边,这才站起身理了理自己的衣裙,“娘娘和殿下都不在府里你不知道吗?”

    “我知道,可是那姑娘说一定要见到娘娘。”

    小江子搓了搓手,有些为难地开口。

    听到他的话韩嬷嬷皱了皱眉,从花丛中走了出来,“她说没说她是谁?”

    “这个...她倒是没说。”

    “走,看看去。”

    说完,迈着稳健的步伐往门口走去,小江子赶紧跟在了后面。

    “是你?”

    在见到门口那个年纪不大有些不知所措的女子后,韩嬷嬷惊讶极了,这霓裳衣库的人怎么找到太子府了?

    方娘抬头,看到眼前这个发髻高绾,穿着不俗,气质严厉的中年女人时,顿时觉得手脚都不知道怎么放了。

    “您是?”

    小江子赶紧开口,“姑娘,这是太子府的韩嬷嬷,请姑娘进来说话吧。”

    “哦,好。”

    方娘拘谨地点点头,她觉得这个嬷嬷看起来很严厉,不太好说话的样子,也不知道能不能见到太子妃娘娘。可是想到已经去了好几个时辰的小芝和胖丫,她还是鼓足了勇气跟着小江子进了太子府。

    韩嬷嬷带着她七弯八拐地来到一个小房间里,这才让她坐下说话。

    “说吧,你来太子府做什么?”

    韩嬷嬷冷冷地问道。

    方娘也不奇怪为什么她会认得自己,她犹豫了一下这才开了口,“嬷嬷,我是来找太子妃娘娘的。娘娘说过,如果有事就让我来太子府找她。”

    “可是娘娘没有告诉你她已经出去两天了吗?”

    韩嬷嬷说道。

    “什么?那娘娘什么时候会回来呢?”方娘着急地问道。

    “这个我们做下人的怎么知道?她和太子殿下在一起,估计最近也回不来的。”

    “那怎么办?那怎么办啊?胖丫他们肯定出事了,娘娘不在,谁才能去救她们呢?”

    听到韩嬷嬷的话,方娘有些六神无主了,这下子她该怎么办?关键是还不知道小芝到底出了什么事。她想小芝在离开前叮嘱她如果不能按时回来的话去找娘娘肯定是有深意的。

    “怎么了?你们店里出什么事了?”

    看着方娘的样子,韩嬷嬷出声问道。

    “是这样的嬷嬷,店里有两个姑娘送衣服去丞相府了,可是这都去了好几个时辰了还没回来。她临走时说如果她三个时辰还没回来的话,就让我来太子府找娘娘。”

    “她们是谁?”

    “小芝和一个叫胖丫的姑娘。”

    方娘说。

    “小芝?你是说小芝?”

    韩嬷嬷惊道,她记得以前府里有个叫小芝的丫头,那不是田侧妃送娘家带来的吗?怎么....去太子妃手下干活了?

    一想到此,韩嬷嬷起身吩咐小江子,“去准备马车,就说老身要出去一趟。”

    小江子赶紧应声,“是,嬷嬷。”

    说完,匆匆出门去了。

    方娘有些疑惑,看来,这位嬷嬷定是认识小芝了,所以才会亲自出马。

    她尚且不知道,韩嬷嬷完全是为了云蝶。既然云蝶能把田侧妃的丫鬟留在自己身边,可见是有她的道理的,娘娘不在,就她来做主了。

    “走吧,老身和你去一趟丞相府。”

    “谢谢嬷嬷,谢谢嬷嬷。”

    方娘赶紧起身道谢,跟在了韩嬷嬷身后出了门。

    丞相府内,后院的一个僻静的柴房里,小芝奄奄一息地躺在地上,头发散乱,双眸紧闭,额头上全是伤口,鲜血糊满了她的整张脸,有的甚至都已经凝固变成了暗红色。

    在她旁边不远处的柱子上,五花大绑地绑着一个胖姑娘,嘴里被塞了好大一块布,不是胖丫还有谁?

    胖丫的半边脸肿得老高,脑袋耷拉着已经晕过去了,散乱的秀发垂了下来,遮住了她的那张大饼脸。

    柴房门外传来了一阵脚步声,听声音不止一个人。

    小芝的眼皮动了动,她努力地想睁开眼睛,可额头上的伤扯得她的眼皮生疼生疼的,痛得她冷汗直冒。她想动,被捆麻了的双手双脚仿佛已经失去了知觉。

    她在心里无奈地叹了一口气,自己还是又落到了那个女人的手上。

    小芝万万也没有想到,田晚秋竟在丞相府里。不过她也相信田晚秋没能认出她就是小芝,不然的话,自己就不是只受点皮肉之苦那么简单了。

    “把门打开!”

    门外传来了田晚秋有些尖利的声音。

    “是,小姐。”

    一个丫鬟的声音传来,紧接着是钥匙插入锁孔的声音,“咔嚓”一声,锁落,门开。

    一丝光亮从门缝里照了进来,小芝不适地闭上了眼睛,躺在地上一动也不动。

    接着,略微有些沉重的脚步声缓缓地走了进来,小芝就算用脚指头想,都知道是田晚秋进来了。

    “用水泼醒!”

    田晚秋用帕子捂着鼻子,指着地上的人厉声命令道。

    “小姐,夫人说不能让她们死了...”

    有丫鬟低声劝道,就那丫头满脸满身的伤,本就要死不活了,小姐再来折腾一番,岂不小命不保?

    “这就死了?死不了的,不久泼一盆水吗?把水提来,我自己泼!”

    田晚秋怒道。

    “是,小姐。”

    有丫鬟吓得转身走了出去,很快便端来了一盆水。

    小芝不敢睁眼,现在,对她来说,装死就是最好的选择了,就是不知道胖丫怎么样了。

    “哗~~~~”

    冰凉的一盆水朝着小芝的头顶就淋了下来,刺骨的寒意让她条件反射地睁开了眼睛,头发全部被打湿了,凌乱的发丝紧紧地贴在她血淋淋的脸上,水珠顺着她的发丝从她的脸颊上滑过,渐渐地变了颜色,从她的侧脸滴到地上时,完全就是血水一样了。

    “呵呵!”

    小芝露出一个凄惨的笑,沾着雪水的脸在微弱的光线下,就像是地狱出来的厉鬼,看起来狰狞可怖。

    “你笑什么笑?”

    不知道为什么,田晚秋突然觉得此刻的小芝看起来格外瘆人,让人忍不住后背发凉,她只能提高了自己的音量来掩饰自己心中的恐惧。

    “我笑堂堂的太子侧妃,竟然心眼儿这么小,故意和我一个送衣服的下人过意不去,知道的是说我冲撞了你,不知道的还以为侧妃娘娘你患了失心疯,就像是大街上流浪的疯狗般见谁都咬。”

    小芝豁出去了,如果娘娘能赶得及过来,她一定会被救的,倘若赶不及,或者是娘娘根本就不来,自己也不怕,反正她这条命都是云蝶捡回来的,能多活这几个月足矣。而且,就算她死了,小芝也相信,太子妃一定会为自己报仇的。

    “你说谁是疯狗?”

    田晚秋气得心肝肺都在颤抖,她没想到上次在店里那个卑躬屈膝的丫头,竟然如此的伶牙俐齿。

    “呵呵,我说的是疯狗,娘娘可不要对号入座啊!”小芝强忍着倦意讥笑道。

    看她发疯,她觉得很惬意。

    身上传来的痛意让小芝忍不住冷汗直冒,田晚秋也忒狠心了些,她非说她们送的衣服不是自己母亲定做的那一件,还说她们对她这个侧妃不敬,二话不说就让人打她板子。

    胖丫气不过,抡起鞭子就开打,结果,田府的一个管事来了,见到胖丫时眼睛都红了,呼啦啦地叫来了十多个身强力壮的家丁,还拿着各类武器。本来胖丫打得过的,就因为护着被拳打脚踢的自己,胖丫被人偷袭了。

    一根大木棒狠狠地敲在了胖丫的后脑勺,胖丫“轰”一声倒在院中的一个石桌上晕了过去,半边脸正好磕在了石桌的角上,那脸才会肿的那么大。

    “你!”

    田晚秋气得话都不会说了,刚才那种害怕的感觉早已经被愤怒冲淡了不少,她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缓缓地走到了小芝面前,低头看着她,像是看着一个死人,眸子里的凶光一闪而逝。

    就这样盯着小芝良久,田晚秋从袖子里拿出了一样东西,一柄小巧的匕首。

    她慢慢地蹲了下来,右手抽出了匕首,把装匕首的套子随手扔到了一边,然后用左手捏住了小芝的下巴,迫使她只能看向自己。

    “小姐?”

    见状,跟着田晚秋来的两个小丫鬟有些难免着急,低声呼唤道。

    “闭嘴!我的事不用你们管!”

    田晚秋回头恶狠狠地低吼道。

    她扬起了手中的匕首,左手使劲地捏着小芝的下巴,就算手指上已经沾到了她的血也不怕,逼着她面向自己。

    小芝双手双脚都被束缚住了,脸上身上的伤也痛得不行,她根本不敢动,因为越动的话,她的伤口就越疼。眼睁睁地看着田晚秋的匕首贴在了自己的脸上,小芝更不敢动了,她的脸已经不是以前的那张脸,一旦被田晚秋发现异样,自己恐怕就真的小命难保了。

    “你到底想怎么样?有本事你倒是杀了我呀?”

    小芝梗着脖子,努力让头发把脸遮得更多一些,不让田晚秋仔细看。实际上,田晚秋也根本不会细看,满是血污的脸,沾着毛发,那么脏,要不是真的想杀了这个丫头,田晚秋才不会来这里。

    “杀你?没那么容易,虽然我真的很想杀了你。”

    田晚秋笑着说,匕首贴着小芝的脸缓缓摩挲着,从脸颊到颧骨,到眼角到眉梢,然后又往下.....每移动一下,小芝都忍不住颤抖一下,整颗心都提到了嗓子眼,死不怕,就怕死之前那种明知道自己会死的恐怖感觉。

    “你说,我是先挖了你的眼睛呢?还是先在你脸蛋上划上几刀?”

    田晚秋轻轻地说。眸子里那种阴冷的气息让小芝相信,她一定会说到做到的。

    “你你...你还是杀了我吧!”小芝都能听到自己颤抖的声音,眼看着田晚秋的手就已经移到了她的耳朵旁,她急的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小姐,夫人找你。”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