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冷王有喜:爱妃太暖心 > 154.诊脉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www.liangyusheng.net/最快更新!无广告!

    晋王府内,因着昨儿个睡得晚了,今儿日上三竿了,林穆儿才揉着发涨的脑袋起了身,刚睁眼,就看见顾墨衍靠躺在床上,面前已经放了一叠厚厚的信件了。

    林穆儿愣愣的看着凝眉读信的男人,棱角分明的侧脸,高挺的鼻梁,这样看来,倒还是赏心悦目。

    “怎么了?”见林穆儿一直看着自己,顾墨衍终于没办法再忽视这毫不掩饰的目光,只得放下手中的信件,转过脸来问道。

    “唔...”睡得还有些迷糊的林穆儿,就这么直愣愣的迎着顾墨衍的目光看呆了。说的话,也不经脑子了:“你什么时辰起身的?不用睡觉的吗?”

    看着林穆儿睡眼惺忪,头发略显凌乱的迷糊模样,顾墨衍的嘴角不自觉的扬了起来,语气也比平时软了几分:“刚起,才看了一会。”

    “嗯...”醒了醒神,林穆儿揉了揉额头,这才缓过劲来,看着顾墨衍略带玩味的笑容,小脸一红,也顾不上其他,唤了兰雪过来帮自己洗漱。

    这厢刚刚用过早餐,那边青橙就气喘吁吁的跑过来禀报,说是皇上派了两位御医来给王爷瞧病,正在门口候着呢!

    “御医?莫不是刘院正?”昨儿个府里的人追着刘院正到了皇宫门口,虽是没追到人,但这么大的动静,皇上定也是知晓了,也难为皇上有心,一大早就遣人过来给晋王瞧病。

    “是!还有一位年长的老院正,听福爷称呼,好像是叫荀老院正!”青橙皱着眉,仔细的想了想,因是一路小跑着过来的,这会小脸上红扑扑的,像个熟透的的苹果,煞是可爱。

    林穆儿看了一眼正皱着眉头的顾墨衍,也不等他开口,吩咐了青橙说道:“赶紧将两位院正请进来!”

    虽是这会,顾墨衍看起来并无大碍,但毕竟是皇上开口让人过来瞧病的,若是怠慢了,冠上一个大不敬的罪名,也是不冤枉的。

    “是!”青橙脆生生的应下了,转身就向外走去。

    “王爷?”

    “嗯?”

    “皇上派人来瞧病,您不如先躺下?”

    看着仍捏着信不松手的顾墨衍,林穆儿忍不住开了口。毕竟昨儿个府里的人心急火燎的曲寻人。这会,若是看见顾墨衍神态轻松的忙活着,倒是会落下话柄!【#…爱奇文学 !!免费阅读】

    好在顾墨衍也是个听劝的,点了点头,放下手中的信件:“这些,收拾起来!”

    “是!”兰雪上前,将矮几上的信件仔细的收拾起来,锁在了一旁的匣子里。这些个东西,这几日不间断的送过来,想来也是顶顶重要的,自然马虎不得。

    “若是他们问起来,你就实话实说。”拉了拉盖在身子上的锦被,双手随意交握的放在了胸前,顾墨衍突然冒出了一句。

    林穆儿点点头,昨儿

    个还是呕血将死之人,今儿就已经安然无恙的模样,若是不实话实说,在大梁两位院正面前,医术这事,自然做不得假!

    不过片刻,两位院正便已经到了微月居,也不讲究什么客套,见了礼,便是坐下来诊脉瞧病了。只不过,今儿个,倒是那位须发皆白的荀老院正主诊,颤颤巍巍的手指,搭在顾墨衍的手腕上,有一刻,林穆儿甚至都怀疑,手都抖成这样了,诊出的脉还能准吗?只不过,看到刘末早刘院正恭敬谦卑的立在荀老院正的身后,林穆儿还是将心里的疑虑压下了:连刘院正都如此尊敬的一位医者,想来医术定是不同凡响,且再看看吧!

    这脉可能切了有半盏茶时间,荀老院正一会抬头看看顾墨衍的脸色,一会又脸色凝重的低下头仔细的切脉,但都是不发一语,神色严肃!

    刘末早是知道顾墨衍的身体状况,自是了解顾墨衍的脉象奇特,不似平常人,所以,这会荀老院正用心切脉,他自是安静的立在一边,并不多话。

    医者不开口,其他人自然也是屏息静立,紧紧的盯着切脉的荀老院正。

    许久,荀老院正才皱着眉松了手,摇了摇头,轻轻的叹了口气:“唉......”

    林穆儿心中一揪,便是看荀老院正的脸色,就知道顾墨衍的身体不容乐观,更何况,如今还不加掩饰的叹出声来!

    “恕老臣斗胆,王爷这身体,怕是已经是强弩之末了!”认真的看着躺在床上一脸平静的顾墨衍,荀老院正语气少有的严肃。

    此言一出,除了刘末早脸上略露惋惜之色,屋内其余众人均是大惊,林穆儿当下腿就软了下,兰雪眼疾手快的扶住了,这才没有出丑人前,只是白着个小脸,一脸紧张的盯着开口的荀老院正。

    只有顾墨衍,怕是最为镇定的一人,只是理了理衣袖,仍旧将手交握在胸前,并没有接荀老院正的话,淡淡的开了口:“据本王所知,荀老院正十几年前便已告老还乡,今儿个,却突然来晋王府给本王瞧病,也是新鲜!”

    顾墨衍的话语间任谁听了,都是觉得不甚友善,荀老院正却老臣甚在意,拱了拱手:“承蒙皇上器重,老臣这一点微末的医术才能得以施展!今儿才能有幸给晋王殿下瞧病!”

    “呵!”顾墨衍轻笑,嘴角的讥讽却是毫不掩饰:“荀老院正师从关神医,若还只是医术微末,那我大梁的医者,岂不是都要羞愤而死!”

    “王爷严重了!”荀老院正面不改色,不惊不慌,依旧慢悠悠的说道:“家师常言:医术有尽,仁心无穷!说到底,不过就是医者父母心罢了!”

    顾墨衍没有说话,看着面色沉静的荀老院正,只是眸中神色不明。林穆儿有些尴尬:顾墨衍

    这人,性子也着实太古怪了些。说话夹枪带棒,毫不给人留面子!

    “荀老院正,王爷这身体......”屋子里的气氛越显尴尬,带上了几分笑容,林穆儿上前一步,关切的问道。

    见晋王妃问话,荀老院正赶紧颤颤巍巍的站了起来,恭敬的拱手回话:“回娘娘,王爷这身体,是毒入五脏,且时日已久,怕是难以回天!”

    “毒入五脏...”林穆儿有些不敢置信的看向了荀老院正,哆嗦着嘴唇,艰难的问出声来:“怎么会?不就是,不就是药性烈了些,留下了隐患。怎的,怎的又中毒了?”

    “回娘娘的话!”荀老院正有些不忍,眼前的这位晋王妃,自己也是有所耳闻,虽是皇上赐婚,但当时毕竟是抱着牌位成了亲,之后竟也与娘家断了关系,一个娇娇弱弱的小姑娘,就这么干巴巴的守着一个空荡荡的晋王府!如今,晋王好容易死里逃生,竟然还是逃脱不掉英年早逝的结局。看着晋王妃惨白的小脸,荀老院正不得不狠了狠心,继续往下说道:“据老臣切脉所看,怕是当时用药药性过于猛烈,这虎狼之药用下去虽是保住了性命,但,是药三分毒,如今王爷这身体虽是看起来并无大碍,其实毒性已然侵入五脏,所以...”

    在来晋王府的马车里,刘末早已经简明扼要的,告知了荀老院正晋王的身体情况,所以,荀老院正对晋王如今的身体,才会如此清晰。虽是如此,但是也不免惋惜。本就是鲜衣怒马的常胜将军,如今的身体却是犹如垂暮老者,叫人不免唏嘘。

    林穆儿只觉得心不停的往下坠,看着床上依旧神色淡漠的顾墨衍,事不关己的模样,仿佛现在正在说的,是一个素不相识的陌生人!

    林穆儿眼眶酸涩,看向了荀老院正,语带期盼:“那这,这,还有办法医治吗?”

    “这...”荀老院正皱了眉,捻着胡子沉思道:“根治的话,恕老臣医术不精,确实是无计可施,不过...”

    “不过什么?荀老院正但说无妨!”林穆儿眼神一亮,有些急促的问道。就是连一旁的兰雪,脸上也露出了几分喜色。

    “王爷这毒,寒性极重,若是找个温暖适宜的地方养着,怕是对这毒性的延缓,大有裨益!”顿了顿,荀老院正又继续说道:“若是有硫磺温泉这一类的,那就是更好了!”

    “温泉?”兰雪忍不住叫出声来,惊喜的向着林穆儿说道:“主子,咱们有一个温泉庄子,虽是远了些,但奴婢想着,毕竟是先帝赏下的,收拾出来,应当也是不错的!”

    林穆儿点头:“不错,只不过,现在王爷有伤在身,还不能坐车!”

    对着欣喜异常的主仆二人,荀老院正却是摇了摇手:

    “老臣所说的这个硫磺温泉,并不是普通温泉,它必须温度要高于一般温泉,而且,其中硫磺之气异常浓烈,寻常之人进去,怕是要伤及自身!但是,这对王爷来说,却是排毒圣地!”

    林穆儿与兰雪二人面面相觑,一时也不知道自家的温泉庄子是不是这样的,不过,想来这等危险之地,怕是也不多见,林穆儿只得皱了眉,问道:“那不知,何处有这硫磺温泉呢?”

    (本章完)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