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剑破绝域 > 第三十九章 贵人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www.liangyusheng.net/最快更新!无广告!

    “这小子既然能够跟得上妹妹的节奏,要知道妹妹可是风云第一箫柯亭箫传人,莫非这小子真是我们命中的贵人,如果这个小子真正是我们命中的贵人,那么妹妹只好牺牲你一下,看这个小子长得人模人样,向来是不会辜负你。”屈阳闭上眼睛,享受这美妙,在心中慢慢思索起来。

    “好,琴箫合鸣,天作之合。箫声温婉动听,琴声豪迈飘逸。”屈阳鼓掌祝贺,“叶公子,你拿上这个号钟,看来真是宝剑配英雄,找到了他的主人。那么这个古琴号钟,就送给你。刚才会明师太,给我测算天机,说我今天会遇到我的贵人,险中求胜,看来就是叶公子,希望叶公子跟着我妹妹,和我妹妹一起打败白绮雨,我一定会给叶公子丰厚报酬。”

    “屈公子,你太客气了,你送给了我古琴号钟,这么贵重的礼物,说什么我怎么可能会要你丰厚报酬,不过,能给一些最好了,一分钱难倒英雄汉。”叶青也不推辞,收起来了古琴号钟,挠了挠后脑勺。

    “无耻,说什么不要,有说什么一分钱难倒英雄汉。我看这个人就是仗着自己会弹个破琴,就膨胀了。也不知道大哥怎么想,会认为她是我们命中贵人,有这样一个贵人,不如去死。”屈兰收起来箫紫竹,抱着双手,十分不悦。

    “妹妹,有一件事情。之前我告诉过你,我在极北冰原蛮族朋友,他们来到了风云城,我要去好好安顿下他们。”这句话刚刚一说完,这见身旁的邓后明,好像是发疯了一样,嗷嗷直叫,又一次凝聚出来老虎出来,一声虎啸,一拳头打出去,打在了黑风雕身上。

    黑风雕一声惨叫,嘴角流出来红色的线序,倒在了地上。黑风雕倒在了地上,邓后明也不放过她,用着脚踩了几下:“你个涨了毛的畜生,居然看白我,不知道谁主人吗?”

    “黑风雕白没白邓后明一眼,我不知道,倒是这个邓后明,越来越聪明了,居然知道我在想一些什么。”屈阳看着邓后明一拳头打翻了黑风雕,心中一乐。

    “助手,邓后明,你把黑风雕打死了,等一会儿,我们怎么离开?”屈兰着急的大叫了起来,连忙捶胸顿足。

    邓后明挠了挠后脑勺,一脸尴尬:“小姐,对不起,那什么这个涨了毛的畜生,不经人打他,我才打了她几拳头,他就倒在了地上,这也不能怪我。”

    “好,这些打死了黑风雕,到时候,你自己一个人留在这里,我和大哥去风云城,你自己一个人步行赶来。”屈兰冷哼一声,有些生气,谁知道他打个这时候补刀,神助攻:“妹妹,你知道我和邓后明,从小到大,不是兄弟,更生兄弟,我们两个人一起吃饭,一起睡觉,一起做游戏。我和他不能分开,所以只能委屈你了,让你呆在这里。”

    “什么,让我呆在这里,我才不要。”屈兰一厅,脸色变成了青紫色,过往和叶青约定没有忘记,这个时候,正是过往出手的时候,过往跑了过来,抱住了屈兰的大腿:“呜呜,呜呜。”

    眼泪一把鼻涕一把,好像真正一样。吸引了屈兰注意,更吸引了叶青注意,叶青心中一乐:“过往小师太,你可真正是厉害,太让我佩服了。一个小孩子,怎么能够有这么心思。”

    只听过往小师太,哭哭戚戚,哽咽了起来,屈兰也最喜欢小孩子,听见了小孩子的哭声,蹲了下来,擦了干净的眼泪。看着梨花带雨的过往,亲切地问道:“小姑娘,你告诉姐姐,你为什么一个人在这里流眼泪,是不是遇到了什么伤心的事情,如果遇到了什么事情,告诉姐姐,姐姐帮你。”

    “那什么,我叫过往,师傅给我取的名字,我一出生,母亲难产,父亲上山砍柴,摔死了,如今只剩下我和一个姐姐。我从小,家里面有一位姐姐,好漂亮,和你一模一样,后来得了猪瘟,死了。我看到了你,不由触景生情,你能不能陪陪我,我好像我姐姐。”过往小尼姑一个虎扑,牢牢地抱住了屈兰,朝着叶青,做出来一个OK动作,哇哇大叫了起来。

    “好可怜的姑娘,父母双亡,又没有了姐姐,从小缺少母爱,我们本来三只飞行妖兽,现在少了一个飞行妖兽,看来是老天爷都要让我为这个小姑娘,木爱了。”屈兰心中响了起来,眼眶湿润,没有见过多少场面的他,怎么能够知道,这些事情,是假的。

    “过往小妹妹,你别伤心,姐姐答应你,待在这里陪你。”拍了拍她的后背,走了过来,看着屈阳:“大哥,你也看见了,少了一只飞行妖兽,这个小姑娘,从小父母双亡,有一个姐姐和我长得很像,所以我想在这里陪着他,到了晚上我会去找你们,你们放心好了。”

    “妹妹,你确定,要不然把邓后明留在这里。”屈阳多聪明,知道这一会儿屈兰,母爱泛滥,一定会说过。

    “不了,他挺可怜,我答应了他,无论如何,不能反悔。”屈兰一口拒绝,和屈阳想得美有两样。屈阳看了看屈兰,心中一乐,朝着叶青走了过来:“叶公子,你是我们的贵人,希望你能够保护她,今晚上和他一起来风云灯会,到时候,少不了你的报酬。”

    “我一定会保护好屈兰小姐,你放心离开。”叶青心中有一些兴奋,“他娘太爽了。”

    “姐姐,我要你背我。”过往趴在了屈兰背上,两个人在万佛观周围跑了起来,十分开心。叶青跟在后面,好像一个忠实的仆人。屈兰扭过来头来,好像是猛虎一般:“小子,你跟着我们两个人干什么?”

    “你哥哥让我保护你,说我是你们贵人,你以为我愿意跟着你。”叶青一笑,自己保护别人,这一会儿,反倒让人不开心了,什么事情吗,对不对。

    “我哥哥,别拿我哥哥说是,别以为我不知道我哥哥,什么心思,你给我听好,从现在开始,别跟着我。”屈兰这话说出以后,好像是碰到过往小尼姑眼泪开关,哗啦啦流泪起来,“姐姐,你不要赶这位大哥哥走,我以前和姐姐玩,后面总跟着一个大哥哥,喜欢在姐姐面前撒欢,会在地上打滚。”

    “等一等,这是什么,赤裸裸侮辱,这什么大哥哥,非命是一条狗。”叶青一听,心中大怒,这个小尼姑,鬼点子真太多了,让人防不胜防,随随便便,都可以来一个。

    “好,既然如此,就让他跟在身后。”屈兰可没有多想,和过往在一起开心的玩耍。玩了一天,屈兰正要离开了万佛观。过往在万佛观里面做晚课,会叩师太眼睛一下不眨,看着这些女弟子,每一年总有一些胆大包天的女弟子,溜下山去偷偷玩耍。

    “你们听好了,今年风云灯会,你们谁不准下山,谁若是留下山,让我知道了,打断他腿。”会叩师太冷哼一声,坐在那里打坐了起来。懒人听书

    “妈呀,这个老尼姑好凶,我要带过往小尼姑离开,看来是有一些困难。”叶青心中一惊,吱吱,一只小狐狸跳上了肩膀上,叶青仔细一看,原来是自己灵宠胡灵清,不可思议的事情是居然修炼到了安身境。

    “你从着我气海小世界出来了,看一看,有没有什么办法,可以谁不知鬼不觉,带走一个小尼姑?”叶青看了看胡灵清,都说狐狸脑袋聪明,他倒要看一看,狐狸脑袋,有多么的聪明。

    “哦,让我看看,这太简单,小菜一碟。”胡灵清朝着里面,吹一口香气进去,只听见屋子里面穿来呼噜声音。叶青给了一个大拇指:“厉害,不错,果然是狐狸。”

    叶青进去,抱过往抱了出来,忠人之事。胡灵清再吹了一口仙气,过往小师太醒了,一看满天星斗,心中高兴:“叶大哥,我们怎么出来,你不会是打了我会扣师叔闷棍,才把我带了出来吧?为什么我什么也不记得了?”

    “好了,出来了就好了,哪有那么多为什么?”叶青最讨厌好奇宝宝了,胡灵清一跃而起,落在了过往小师太,过往小师太叫了一声:“叶大哥,你快看,好漂亮一只小狐狸。”

    “我可是狐帝。”胡灵清嘴里面嘟囔了一句,这件事情,乃是后话,暂且压下。且说屈兰独自一人里面,满天星斗,星罗棋布,森林里面,有着一个个绿色的萤火虫,还有红色的透明与,发出来不一样的亮光,森林里面突然想起来三两声琴声,头顶一片片树叶,落在了地上,破碎了两片,切口整齐。

    “什么人在这里装神弄鬼,给我滚出来。”屈兰打起来十二分精神,逢林莫入,这样的话,不知道听了多少遍,可是这是下山,必经之路。树后面响起来单一的琴声,一个小孩子走了出来,怀里面包这一个古琴,上面雕刻着青蛇花纹,脸上带着邪笑,眼睛里面充满了杀意:“看招,万蛇奔腾。”

    小孩子五个手指一波,琴弦晃动了起来,一条条青色毒蛇,从这古琴上飞了过来,张开了嘴巴,好像要把人吃了。屈兰连忙拿出来箫紫竹,吹了一下,好像一把利剑落下,将一个个青色毒蛇,斩断变成了两节。

    咯咯。

    冰冷的笑声,在耳边响了起来,朝着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去。小孩子消失不见,笑声紧接着从这四面八方传来,判断不来声音发出来的位置,让屈兰内心充满了恐惧,恐惧让他害怕,身后想起来莎莎声音。

    一条千足蜈蚣攀岩曲折,张牙舞爪,腾空而起,冲了过来。屈兰脚尖点地,腾空而起,千足蜈蚣落了一空,吃了一嘴土。刚刚躲开了千足蜈蚣,谁知道,一抬头,那个小孩子苍白的脸,有出现在了面前,抓起来琴弦。

    嗖嗖嗖。

    一根根琴弦破空而出,琴弦上面,带着绿色毒液。屈兰大吃一惊,方才知道刚才毒蛇,千足蜈蚣,便是幻想。用着箫挥舞起来,将两个琴弦弹飞回去,小孩子伸手一抓,将两个琴弦抓住,还有一个琴弦射进了胸口。

    闷骚的哼了一声,好像一片落叶,缓缓地落了下来。胸口出现了因红色的鲜血,面部表情难看,十分苍白。搜,插进胸口琴弦飞了出去,回到了小孩子的手里面,小孩子看了看地上的屈兰,哈哈大笑了起来:“风云第一箫徒弟,也不过如此,我以为有多么大的本事,能够让师妹如此胆小,原来只不过是一个小辈,看来用不着师妹出手,你便要死在了我的手上,中了我的剧毒,我不杀你,你也活不了了。”

    空中只留下来小孩子尖锐的笑声,屈兰虚弱无力,“五毒琴童。”晕倒了过去,从前在风云第一箫柯亭箫学艺的时候,告诉过形形色色人的外号,还又绝招。

    “叶大哥,要说你可真是太傻了,那么漂亮一个姑娘,送到了你面前,你居然不要,放走了,现在你肯定特别后悔。”过往一边逗着胡灵清,一边风言风语的说道。

    “我不喜欢,怎么样。”叶青汁回答了一句,牛不喝水,你有什么办法。

    过往小尼姑走在前面,扑通一声,摔倒在了地上:“什么东西,摔死我了?”

    “死人。”过往小尼姑好像一个被踩住了尾巴的小猫,嗷了一声,看了看地上的尸体,仔仔细细一看,才看出来是屈兰:‘叶大哥,你快看,是漂亮姐姐屈兰,他好像受伤了。’

    “是吗?”叶青缓缓的走了过来,面色青紫色的屈兰,叶青时差点儿的人不出来,仔细一看,可以辨认:“明摆着中了毒,我又不会解读,小狐狸,你说怎么办?”

    “用嘴巴吸出来,哪里有不是屁股,可让你占便宜了。只有你吸出来,不然的话,你想要让过往吸,还是让我啊,这个艰巨困难的任务只能够交给你了,别忘了,你可是答应了人家哥哥,保护人家,人家说你是贵人,给了一个古琴号钟给你,你可不嗯能够辜负了人家的信任好心。”胡灵清哪一张小嘴,好像倒豆子一样,霹雳啪了,全不说了出来。

    “用嘴巴洗出来,是可以,那我不是趁人之危,小人行径。”叶青思索了起来。

    “好一个小人行径,你就看着他去死吧,等到毒进入五脏六腑,他就完蛋了,看到时候,你怎么和他哥哥交代。”胡灵清在一边隔岸观火。

    “叶大哥,别再犹豫了,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再说了,这荒山野岭,也才急不来需要的药材,就算你可以炼丹,也没有什么用处,你如果害羞,我顶多和小狐狸不看你就是了。”过往小师太也在一边说道。

    “放屁,我会害羞,我活了这么久,什么模样,没有见过。”叶青大怒。

    《剑破绝域》无错章节将持续在手打吧更新,站内无任何广告,还请大家收藏和推荐手打吧!

    喜欢剑破绝域请大家收藏:()剑破绝域。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