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快穿之守灯灵 > 731 第一个正式任务 6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www.liangyusheng.net/最快更新!无广告!

    宋淑云一听这声音,立马一个翻身而起,动作十分迅捷。

    不过还是没有想到,凹凸不平的地面上,她的脚下正好就出现了一块小石头。

    她的动作瞬间一僵,紧跟着脑袋就要往铁锹下面送。

    好在这些都是小事,她顺势往地上一倒,紧跟着一个打滚就滚到了一边。

    这时候,张母一见她敢躲,挥着铁锹就要堵上她的出路。

    宋淑云已经站稳,便不会在跟她拉扯。

    就以张小满这时候的气运,她都怀疑自己要是下手重点,会不会让张母猝死在这里,好方便嫁祸她。

    她的顾虑显然不是多余的,就在张母如同战神附体,每每都能仗着铁锨比较长,死死封住宋淑云去路,却无论如何都打不着她的时候,突然,她就一口气没有缓上来,身形一晃就要向后栽倒。

    而她倒下的方向正正好好就是窗台那里。

    窗台上有个大花盆,花盆比窗台宽出十多公分,搁置的并不稳当。

    以现在的情况来说,张母就这么倒下去,那大花盆肯定会掉下来把她砸死……

    恍惚间,宋淑云深深的叹了口气。

    这是寄生流走不通,准备走献祭流了嘛?

    张小满这气运,逆天啊……

    宋淑云当然不会给自己留下这样的隐患,她一把跳起来,直接扯住张母的衣服领子。

    本以为这样就能拉住对方,谁知‘卡兹’一声,就在她的耳边响起。

    她都不及思考,身体便瞬间跳起,肩膀一下撞在花盆上,直接将花盆撞落,顺便自己伸手一推,正好倒扶住了张母的脖子。

    于此同时,一枚飞起的花盆碎片,直接崩碎扎入了她的手背……

    宋淑云的目光当即冷了下来。

    这一刻,她觉得张母真是个麻烦,不经意间,她都想着要不要找个机会,让张小满把她坑死算了。

    不过考虑到杀人也没有好处,便又打消了这个念头,而是一把将之推开。

    张小满这时候,已经躲到里面去了,看着宋淑云和张母的一系列行为。

    他又开始大喊大叫。

    “你这个丧门星,你竟然把妈给杀了!杀人了啊……杀人拉!”

    宋淑云被他吵的脑壳疼,但这时候却不是跟他计较的时候。

    张母的脸色有些难看,而且面上的青紫越来越严重。

    她之前学过医,这些小事也不算是大毛病,只要应急做的好,基本都没什么后遗症。

    张小满的气运还没有达到让人平地升天的水平,宋淑云一通急救,张母也很快就醒了过来。

    一口气缓上来的她,正好看见张小满躲在床里面的样子,记忆立马回笼,新仇旧恨一起涌上心来,眼珠转动,当即明白自己此刻正靠在宋淑云身上。

    她反手就是一抓,想要直接抓住宋淑云的头发,将之扯过来。

    虽然宋淑云没有想到她醒来以后第一件事竟然还是揍自己,不过她的身体反应的更快。

    随手在地上摸起两片沾着土的花盆残片,就送进了张母手中。

    张母没有背对着她,根本没想到会有这样的变故,手还在宋淑云的手上瞎挖,手心就传来了一阵刺痛感。

    “啊!什么东西咬我?”

    她一个激灵就坐起身来,宋淑云也顺势站直身体,从她身后位置挪到了门边,走的时候还不忘把她铁锨踢远了一些。

    钝器伤要比利器伤疼的多,张母抱着自己还带着土腥味的手掌,疼了好一会儿才缓过来些。

    宋淑云就这么站在门口的位置看她,见她没事,才冷哼一声准备离开。

    就在这时,张母听到她的声音,赶紧爬起来追到门口看着院子里的宋淑云。

    “你个小蹄子,扫把星,生了你我是倒了八辈子血霉了!老天怎么不下来个雷嘎巴一下劈死你!让你这种杂种,孽障赶紧死了干净……”

    张母的话,让宋淑云的身体微不可查的颤抖了两下,虽然委托人对她已经寒透了心,但这些话还是扎在了她心中最痛的地方。

    宋淑云深深的吐出一口气,不准备吃下这个亏。

    她转身看着已经快要崩人设的张母,语气冰冷的说道:“我也觉得我是孽障,不然怎么会从你肚子里爬出来!你要是嫌我没用,就管住了自己裤腰带,别跟畜生似的一窝一窝生!”

    “为了过上两天好日子,就赔上我大姐一条命,你还在这要下个雷劈我?!你也配!”

    “呸!”

    说着宋淑云就朝张母的方向呸了一口,只把张母气的浑身颤抖,她才转身去了自己住的那屋。

    屋里是个大通铺,一个木头架子上铺了个老大的木板,这里以前是张家的五个姑娘住的地方。

    那时候五个人一起住还十分拥挤,被褥也不够,但现在张家只剩下三个人了,一个大通铺在那,宋淑云想怎么住就怎么住!

    屋里破破糟糟的,还有一股潮湿腐败的气味,宋淑云也不嫌弃,一边推开个窗缝盯着张小满那边的动静,一边往床上一躺,随便拿了本书翻看。

    被宋淑云凶了一顿的张母,如同被人戳破的纸老虎,还没怎么膨胀,就又变回了之前的怂样。

    张小满对着她一通咆哮,嫌弃她没用,不能让他过上更好的生活。

    说她根本不配当妈,生他就是为了让他受苦的,既然这样,还为什么要把他生出来,让他死了算了什么什么的!

    宋淑云听的好笑,这种自私自利的人要是能死都怪了。

    听的没什么意思,她便让流光盯着,自己琢磨些其它事情。

    不一会儿,张母就被张小满从正屋里给骂了出来。

    张母一脸丧气,哭哭啼啼的,手上的伤还流着血,宋淑云也没有可怜她的意思,见她看向了自己这边,‘当’的一声就把窗户给关了个严严实实。

    张母一个人忙忙碌碌,菜地还没有种好,就到了做午饭的时候。

    张家如今条件不好,家里连鸡蛋都是数着个吃的。

    午饭就是粥和咸菜,只有张小满有一个煮鸡蛋。

    宋淑云不稀罕煮鸡蛋,但她既然已经黑化,那断不可能让张小满捞到一点好处,饭菜刚一做好,她就趿拉着鞋去了厨房。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