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九夭仙道 > 第九十三章 改剑阵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www.liangyusheng.net/最快更新!无广告!

    郝卿一来到离未峰就有一个小弟子上前为他引路,应该是叶若安排的,沙凋那家伙可没这个心。

    “郝师叔,就在前面了,弟子不便过去,就先退下了。”小弟子十分的知进退,沙师叔这个峰主的孙子虽然外表看起来跟二世祖似的,但是御下手段还是有的,前面是沙师叔平常练剑的地方,他们轻易不会过去打扰。

    “嗯。”

    小弟子走后,郝卿就朝前面那个可通一人的藤蔓洞口走了进去。

    “咻。”

    郝卿侧了侧脸,一把小火剑就穿过他的头侧插在了后面的石壁上,真是一来就是一份大礼。视线寻到叶若他们,脚便抬步走了过去。

    周卓和沙凋两人正在切磋呢,叶若施施然的抱着一只小白狐狸斜坐在一方大石头上吃着点心喝着果酒儿,郝卿走到旁边,一掀衣摆,也坐了下来。

    叶若跟郝卿打了个招呼便把点心碟子向他推了推,也不管他吃不吃,自顾自的给他满了一杯果酒儿,顺便把小白狐狸那一杯添满。

    嘴上还不停的念叨,“这两人,修为都差不多,沙凋攻击力强,周卓擅长防御,打了快一个时辰了,丝毫没有分出胜负的迹象......一来就闹,跟小孩子似的......”

    女子念念叨叨的却没有让他觉得心生烦躁,反而是这清清冷冷的声音配上那乱七八糟的话语把他之前升起的些许烦躁给念没了。

    “快了。”

    “嗯?什么快了?”

    叶若闻言转头疑惑的看向郝卿,还没理解他的意思呢,另一边,周卓就被沙凋给打趴下了。

    咦?终于分出胜负了?

    但是叶若看着这两人,一人脸憨憨却眼含狡诈,一人脸都气红了,完全没有了平时稳重的样子,见此哪还不明白?沙凋肯定是耍诈了。

    瞧着,沙凋感觉到周卓那眼刀子呼呼的往他这杀来,摸了摸鼻子,谁知道这小子平时看起来稳稳重重的,内里却纯的很。

    若是叶若知道沙凋的想法,肯定送他一个白眼,若是不知道周卓内里是怎么样的,他会“特地”用这法子?

    得嘞,不管周卓心里想着咋把人砍死,沙凋都撒丫子一溜烟的跑到叶若后边去了,捧起装着点心的盘子,吃的好不惬意。

    周卓也只得臭着一张脸回来了。

    叶若心里憋着笑,还是没好气的踹了沙凋一下。沙凋就呲牙,憨憨的跟周卓道了个歉。

    周卓只用鼻孔回了一个哼,眼神都不带瞟的,气着呢。

    玩闹归玩闹,剑阵还是要好好研究的。

    “都看了吧?”

    众人应是。

    等沙凋和周卓两人调息一番,差不多了,叶若便把醉醺醺的小狐狸扔到石块上,取出灵剑就和其他三人练了起来。

    当然,灵剑是宗门发的,是属精英弟子的,品质比以前他们用的当然是更好一些的。至于他们用于预备着做本命之剑的灵剑,还是不便拿出来练习剑阵,毕竟她和沙凋的那个灵剑品质高出太多。对于剑阵来说,还是要平衡一些,要不然会对剑阵威力的发挥有所影响。

    四人的悟性都不错,但是剑阵需要的还有对方的配合,所以这默契便很重要了。

    所以在掌握了剑阵之后,四人一直都在互相磨合,培养与彼此的默契。修士本就不需睡觉,而且他们都已辟谷,灵力和神识耗尽了便打坐调息,如此不只是灵力,连神识都有一丝增长。

    如此,七天匆匆而过。

    叶若和白笙嘀嘀咕咕的讨论新点心的做法,余光看到沙凋蹲在一旁的地上用树枝不知在画些什么,本想开口问的,不过看见沙凋面上一片严肃,也就没有出声打扰。而是拿了一只卤鸡腿打发白笙,她自己则轻轻的走到沙凋旁边蹲下。

    这是......剑阵!创新的剑阵,只除了阵型,其他都没有改变。

    原来的剑阵阵型是一个菱形的,前一中二后一,结合阵诀,其发挥的威力是他们不用剑阵所合力发挥威力的二倍多。而沙凋所改的阵型,乃是三角形!什么形状最稳固?三角形!四人多出的那一个人就取在三角形中央的位置。这个位置也是最重要的,因为.......

    等周卓和郝卿回来,沙凋便把他的想法一一的跟大家细细的分析了一遍。众人都是惊艳的,按照这个说法,岂不是会比原来的剑阵威力再高出一倍多?周卓心里小声咕囔:没想到这小子还有这一手。

    众人沉吟了一会儿,周卓便开口了,“我认为中间这个位置让攻击力更强的沙凋负责更好,我和叶若在前方,郝卿为后。”

    众人都没有异议。

    等周卓说完,沙凋便直直盯向叶若,“我还有一种方案,那便是以小师叔为中心,我们三人守在外围,我记得小师叔擅音攻?”

    对上沙凋亮晶晶的小眼神,叶若有些好笑,“的确。”

    然后不用说,众人都能想到那个效果。

    这里讨论的热火朝天,就要去实施看一下威力如何了。然后旁边半阖着眼睛,混混欲睡听着众人讨论的白笙跳起来一人给了一个爆头栗子。

    众人:委屈脸,干啥呢?

    白笙翻了一个白眼,没好气道,“剑阵是可以随意改的?还是你们觉得你们谁的阵法造诣有多高?每一个剑阵所搭配的阵诀都是不同的,乱搭乱配的后果就是反噬!”

    沙凋傻眼了,对上白笙阴森森的狐狸眼和呲起来的小牙齿,没骨气的怂了。

    叶若擦了一把不存在的虚汗,还是太天真了。叶若颠颠的跑到石块上抱起小白狐狸,撸毛!顺毛撸!

    然后才小声问该咋办?

    “找车意她师娘计真君。”

    计真君?那位剑宗唯一的一位阵法大师!剑宗,顾名思义,门下弟子修习杂学的少,这位计真君还是自家长老从玄玉宗拐回来的,听师父说掌门当初可高兴了,连师父偷了他最宝贝的两坛子酒都没追着师父打。

    “偷酒?好像还是和我爷爷一起去的。”沙凋接着道。

    咳咳,扯远了。

    叶若停了这个话题,转而讨论去计真君那的事。周卓神思又飘了,计真君啊,那是不是有品质更好的红玉蚁呢?

    少年,醒醒!有也不会给你的!

    白笙见这群小娃娃们不再冲动,伸着腰转了个身子,“嗯.....”小丫头的手法越发好了,舒服!

    ??

    顶点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