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娱乐有属性 > 第416章 太晚了留下来?(二)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www.liangyusheng.net/最快更新!无广告!

    一场聚会开到了晚上九点多。

    楚柏和伍中华互换了联系方式,约定下次见面再比试比试。

    告别了众人,楚柏因为喝了酒所以叫了代驾,开到袁嘉渔家小区门口,两个人便一路步行。

    这里是京都,袁嘉渔自然是回她父母家,楚柏待会则是要回酒店。

    “我还是第一回见你跟人这么快成为朋友。”

    袁嘉渔轻快踩着月亮照耀在石路上折射出的斑驳光电,扭过头看向楚柏打趣了一句。

    楚柏作势想要拉她的手,却被躲开。

    乘着醉意醺然的晚风,他笑笑,“我喜欢和这种不拘小节的人交朋友,不累。”

    袁嘉渔明白楚柏的意思,可调皮的心思泛起,“人家可是有妇之夫。”

    楚柏轻笑,反问道:“难得我就不是吗?”

    袁嘉渔回过神,羞恼道:“你不是!”

    “我怎么就不是了?”楚柏伸出手想要搂住她。

    可突然,不远处传来声音。

    “嘉渔,你怎么这么晚才回来?”

    一瞬间,楚柏和袁嘉渔都愣住了。

    “爸?你、你怎么出来了?”

    袁嘉渔的一番话让楚柏的酒意顿时醒了大半,他收回手,看着不远处走近的男人,规规矩矩地问了声好:“叔叔好。”

    袁父笑眯眯道:“楚柏也在,怎么还喝上酒了?来来来,快上去坐坐,她妈妈也在,正好给你熬点醒酒汤。”

    “爸,太晚了,他待会还要回酒店。”袁嘉渔第一时间替楚柏拒绝道。

    夜色下,她本就已经因为爸爸的突然出现而显得慌乱。

    眼下听到这番话更是已经羞红的耳根。

    袁父笑而不语,没理会女儿的说辞,笑呵呵地看向楚柏,在等待他的答案。

    楚柏似笑非笑地看着在路灯下疯狂给自己使眼色的袁嘉渔,下一秒,扭过头看向袁父,

    “谢谢叔叔,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袁父哈哈一笑,忙在前引路,“走走走,这边。”

    楚柏轻笑一声跟上。

    唯独落下了袁嘉渔一个人,有些凌乱。

    小妮子是又惊喜又羞恼,看前面两个男人默契走远,咬咬牙。

    几步便追上楚柏,用着只有他们两人才能听得清的语气小声道:“你是不是故意的?”

    楚柏一脸义正言辞,低声道:“我岳父都这么发话了,我还能拒绝不成?”

    “哼!谁是你岳父,别胡说!”

    袁嘉渔掐了掐楚柏腰间的肉……很轻,苍缈的月色下,隐隐约约透露着几分甜蜜。

    ……

    另一边。

    伍中华晚上喝的酒有些多,被熙澜搀扶着摇摇晃晃坐在了家中的沙发上。

    “我就跟她们聊了会衣服,怎么转眼间你就喝这么多酒?”

    伍中华咧嘴大笑,豪气万丈道:“今天,痛快!”

    熙澜白了他一眼,将拖鞋拎了过来,放在伍中华脚边:“换鞋!”

    伍中华虽然是醉了,不过听完了老婆这句话还是乖乖换了鞋。

    “跟谁喝的?楚柏?”熙澜将伍中华的皮鞋拿走,扭头好奇问了一句。

    “在场的,有哪个能喝得过我?除了我楚兄弟!我茅台都按瓶喝,喝了这么多年还是头一回遇着这么一个酒鬼,酒量比我还可怕!”

    伍中华一说到楚柏就眉飞色舞,脸上因为酒醉而泛红,此刻更因为激动,在灯光下红的发亮。

    熙澜竟有几分吃醋,“楚柏楚柏楚柏,一路上你都念叨他多少遍了。”

    伍中华摆摆手,满脸嫌弃:“你们女人不懂,这就是男人之间的友情。叫啥来着,酒逢知己千杯少。”

    熙澜忍不住被逗乐,“难得看你还整出一句诗词来?”

    伍中华有心想要再挥洒下胸中的豪情,可半响才发现自己能够发挥出来的诗句也就这么一句。

    千言万语最后总结成一句话:“楚柏以后就是我兄弟了!”

    熙澜没好气道:“人家那么大的背景,缺你这个愣头青兄弟吗?”

    伍中华摆摆手,再次嫌弃道:“你就是不懂我们男人的感情!”

    “对对对,我不懂。”熙澜懒得跟这个醉鬼解释,给他打了一盆洗脸水,又将他身上满是酒气的衣服全部脱掉扔在了卫生间。

    等回到卧室,有心想要问问伍中华,他到底有没有跟楚柏说起电影投资的事情时,才错愕发现伍中华已经躺在了被窝里,呼呼大睡。

    熙澜既好气,又心疼。

    轻轻揉了揉伍中华睡梦中蹙起的眉头,随后关上了灯。

    ……

    袁嘉渔父母家。

    “你还不走?”袁嘉渔趁着父母都在厨房忙活,凑到楚柏身边小声问道。

    目光里不无警告。

    楚柏看了眼时间:“好像挺晚的。”

    袁嘉渔忙道:“对啊,都这么晚了,你还不走?”

    “走什么走?你一边去!”袁父已经从厨房走了出来,听到女儿那句话没好气地训斥道:“家里房间这么多,就让楚柏今晚在这住下。大晚上的还跑来跑去不折腾人吗!”

    袁嘉渔被训斥了一句,瘪起小嘴巴坐在一旁。

    楚柏看得暗乐。

    袁嘉渔看见他在笑话自己,气不过,一只手直接伸了过去。

    楚柏立马喊道:“叔叔!”

    袁嘉渔吓得忙撤回魔爪,气鼓鼓地瞪向楚柏,那无辜害怕的眼神分明在说:你耍赖!

    袁父不解看过去:“怎么了?”

    楚柏好像什么事站起身:“时间确实不早了,我就回去吧。”

    袁父忙拉住:“这都快十一点了,你还回去做什么?家里的空房间真的多,不碍事的。快快快坐下。”

    “爸,这才刚十点,哪来的快十一点?”袁嘉渔在旁边小声改错道。

    袁父横眉竖眼瞪过去:“就你话多!”

    楚柏重新坐在沙发上,满脸悠哉地看起电视。

    袁嘉渔突然间有些狐疑地看着楚柏,突然在想这是不是他的以退为进。

    “故意的?”

    她再次凑近小声问道。

    一股香气扑鼻,楚柏的鼻子忍不住抽动了两下,“听不懂。”

    “你绝对是故意的。”

    楚柏忍不住,“好眼力。”

    袁嘉渔愣住,半响开口道:“能不能答应我一件事?”

    “你说?”

    “不准再拿我爸妈压我!”

    “我不!”

    袁嘉渔气结:“……”

    姓楚的,你咋来的底气!!!

    ……

    第二天一早。

    伍中华家中。

    “投资的事你有没有跟楚柏提起?”

    伍中华揉着犯疼的脑袋,“我忘记了。”

    熙澜将手里刚刚冲好的牛奶递过去:“是忘记了说,还是忘记了有没有说?”

    伍中华沉默了一会……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