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梁羽生小说 > 重生年代:我成了农家小锦鲤 > 第055章 没事了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梁羽生小说] http://www.liangyusheng.net/最快更新!无广告!

    刘欣雨又从自己的包里,拿出张支书亲笔所书的证明书,递给顾长生。

    这里的人刘欣雨也就比较相信顾长生,当然还有那位白主任。

    顾长生接过去仔细地看了起来。

    他年龄大了,视力老化比较严重,随身带着老花眼镜。

    只见他从手边放着的小布包里拿出眼镜戴上,仔细看了起来,很快一双略显混浊的眼睛亮了起来,抬头给了刘欣雨一个赞赏的眼神。

    反复看了两遍,才将手中的证明书递给白主任。

    默默地摘下眼镜收好,这时白主任已经看完了,同样眼睛里闪着兴奋的光芒。

    有这份证明书,基本可以肯定那封举报信里所谓的张洪亮始乱终弃是不成立的,是诬告。

    不过他与顾长生没有权利做这个结论,按照上午厂部和革委会临时会议的安排,对举报信的调查取证工作由厂办、革委会和车间联合进行。

    白主任看了顾长生一眼,得到顾长生的认可,这才将手中的这份证明文书递给眼巴巴看着的焦主任。

    “既然张洪亮同志的家属带来了张洪亮这几年的往乌县写的书信,还带来了这样一份证明书,倒是有了抽丝剥茧的依据,就是不知道张洪亮同志有没有保存往来的书信。”焦主任看完手中的证明文书,沉默了片刻看着顾长生道。

    顾长生既是张洪亮的老乡,也是张洪亮的师傅,这里最了解张洪亮在厂情况的非他莫属。

    顾长生微微皱了皱眉,在工作上张洪亮十分细致,但是他会不会像张大牛这样把几年的书信都保存下来,他也不知道,不过可以去他宿舍看看。

    于是一行人兵分两路,顾长生与焦主任和卫处长去张洪亮的宿舍。

    白主任则陪张大牛三人先在招待所安置下来。

    在这个年代机械厂的招待所条件还是不错的,当然与辛雨那个时候的宾馆那是肯定不能比的。

    白主任将他们安顿好之后,说了几句安抚的话,就匆匆离开了。

    “也不知洪亮有没有把来往的书信保存下来。”张洪亮的事情没有着落,张大牛当然坐立难安,白主任刚离开,就来敲刘欣雨和张红芸的门,忧心忡忡地说道。

    刘欣雨实在不了解张洪亮,连张大牛这个当父亲都不知道的事,她又能说什么呢,连安慰的话都说不出口,只能默默地给张大牛倒了杯水。

    张红芸却十分笃定:“我大哥连小学的书都保存得好好的,我敢肯定他一定保存了所有书信!”

    “大伯,现在我们该做的都做的,接下来只能耐心等待。我们要相信组织,再说还有顾师傅呢!”昨天几乎忙了一天,晚上只打了会盹,刘欣雨是真的很想躺下来睡会儿,偏又说不出赶人的话,只能耐心地劝解。

    张大牛何尝不明白这个道理,可正在被审查正在受罪的是他最有出息的长子。

    就算他笃定自己的儿子绝对不是个道德败坏的人,在没有结论之前,他实在无法安静下来。

    顾长生当然能张大牛现在的心情,大约半个小时之后,亲自来招待所通报最新情况:“洪亮宿舍里整整一抽屉书信,保存得十分细致,分年度分类别用橡皮筋捆扎得好好的。”

    张大牛听了缓缓地松了口气,接下来就要看比对结果了。

    不过没能亲身处于比对现场,张大牛心里是不踏实的。

    顾长生应该猜出张大牛心里是有些顾虑的,拍了拍张大牛道:“放心,白主任会一直盯着。洪亮勤奋好学又肯动脑子,白主任很看重他,绝不会让洪亮遭受不白之冤。

    你们昨天夜里几乎没人休息,安心先睡会。

    我呢,先去办点事,办完事也会过去盯着。一有了消息马上与你们通报。”

    有了顾长生的保证,张大牛就算不能完全将心放下,至少表面上不再那么焦躁。

    这时张红芸已经困得坐在床边直打瞌睡,张大牛当然不好继续待在两姑娘的房间,吩咐两姑娘抓紧时间休息,他自己则满怀心事地回了隔壁那间房。

    刘欣雨是被敲门声惊醒的,睁开眼睛发现房间里已经有些黑了,估计得有七点左右了。

    对着门外应了一声,推了推还在沉睡的张红芸,又在床上滚了两圈,消消起床气,让自己更清醒些。

    从床上起来,见张红芸还在酣睡,刘欣雨又推了她两下。

    “好困,姐,别闹,让我再睡会!”张红芸应该是睡糊涂了,还以为是在家里呢,对着刘欣雨胡乱挥了挥手,嘴里含含糊糊地嘟哝着。

    刘欣雨没办法,只能轻轻捏住他的鼻子,温声轻唤:“芸芸,赶紧起来。应该有你大哥的消息了!”

    这句话像是个机关的开关,话音刚落,张红芸就唰地一下坐了起来,迷迷糊糊地看着刘欣雨:“我大哥没事了,对不对?!”

    刘欣雨从包包里拿出梳子给自己梳了个高高的马尾,又给张红芸辫了两条麻花小辫。

    这时张红芸也差不多清醒了。

    收拾齐整的两个人来到隔壁张大牛的房间,还不进去就有一股浓重的烟叶扑鼻而来,顿时让刘欣雨停下了脚步。

    张红芸却丝毫不受烟叶的影响,绕过刘欣雨扑进房间,一眼看到顾师傅就问道:“顾师傅,我大哥没事了,对吗?”

    顾师傅呵呵笑道:“没事了没事了,这不,就等你们一起去接他呢!”

    张红芸回头看向刘欣雨,开心地拍手道:“欣雨姐,我大哥没事了!”

    刘欣雨点了点头,淡淡一笑:“洪亮大哥本来就不该有事!”

    她虽然很不喜欢被迫的二手烟,却也不得不先走进房间。

    在去接张洪亮之前,有些话必须得说。

    有些事张大牛想不到,也许想到了不敢计较,她却不打算就此放过。

    难得糊涂的哲学不适用这次的事件。

    她看着已经站起来准备往外走的顾师傅道:“请问顾师傅,之前王主任去村里抓洪亮大哥,到底是厂里的决定还是个别同志的个人行为。

    如果是厂里的决定,现在既然已经查清楚真相,那么厂里对洪亮大哥所受的这场无妄之灾是个什么样的说法?

    如果是某些人个人行为,厂里打算如何处理?”

    刘欣雨的表情十分严肃。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