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梁羽生小说 > 武陵春韶 > 53 休沐(2)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梁羽生小说] http://www.liangyusheng.net/最快更新!无广告!

    他觉得自己的心情有些矛盾,他是希望能快点教会灵府骑马,可照这个进度,灵府今天下午便能小有所成,这却让他有些奇怪的失望。

    虽然想不明白原因,他还是按部就班地教灵府如何持缰、如何起坐、用腿。

    灵府在这方面天赋一流,几乎一点就通,于是,半个时辰之后,崔元庭就百无聊赖地站在一边,看着灵府姿态完美地与马儿慢步草地。

    “吁——”灵府骑了几圈之后勒缰来到崔元庭附近,翻身下马,目光透着兴奋。

    崔元庭微不可见地耸耸肩膀,现在看来,她上下马已经完全不需要她保护了。

    第一次,他有些埋怨灵府学东西太快……

    灵府一过来,就感到崔元庭的情绪有一点点奇怪,好像有点不高兴啊?

    她立刻反思了一下,为了不耽误他太多休沐时间,她可是很用心地在学啊!而且她有骑白鲸的基础,胆量、平衡和协调性她一样也不缺。

    她觉得自己学得不慢吧?

    看了看高照的艳阳和那张玉雕般的面庞,灵府福至心灵,自去马鞍上解了水囊递给崔元庭。

    “元庭兄辛苦了,这么晒还要叫我骑马。”眉眼弯弯,一张笑脸亲切可喜,让人无法抗拒。

    崔元庭内心哀叹一声,想对她生气太难,何况自己的生气毫无道理。

    接过桃浆饮了两口,其实他并不喜欢这种甜甜的饮料,但他记得她喝这个时候的眉眼舒展,叫人如沐春风。

    他也弄不懂自己现在的心情,常因她的只言片语、一颦一笑而忽喜忽怨,完全不像从前风度沈整的自己。

    “天这么热,元庭兄好容易休沐,不如今天就到此为止,之后我勤加练习,应该很快就能掌握骑术了。”灵府自以为贴心地“建言”。

    崔元庭的脸又黯然了三分。

    自他们相遇,大多时间都用来处理衙门中那些冗繁、危急之事。好不容易理出些头绪,他很想与她一起走出那个环境。

    这里青山隐隐绿水悠悠,浓荫匝地野花簇簇,如此明媚的光景,她难道不喜欢这样宁静安闲地与他在一起吗?

    “你不喜欢骑马?”他悻悻地问。

    “没有啊,挺好玩的呀。”她回答得一派真诚。

    “那你不喜欢这里的景致?”他绕着圈提问。

    “怎么会,这里多赏心悦目啊,空气都是香的。”灵府自然回道。

    那就是不喜欢我了……崔元庭默默在心里下了结论。

    看着身边之人脸色越发黯淡,灵府有点不知所措了:“元庭兄脸色不太好,是哪里不舒服吗?”

    崔元庭看着那双秋水剪瞳,闷声道:“可能有点饿了。”

    灵府一听,便去马鞍解下零食递给他。

    崔元庭郁闷地看着这体贴的小女子,他一点都不希望她对他的关心体贴,仅仅是因为她把自己看做上官、主人一般。

    这么一想,看着手里的果子蜜饯便没了胃口。

    灵府仿佛感觉到了这一点,左右四顾,附近的农家离得不太远,要不她去化个缘?

    正踟蹰间,忽听崔元庭道:“你想不想吃鱼?”

    灵府一怔。崔元庭指了指河水道:“我去那边看看。”

    说罢迈步走了过去,内心鄙夷自己已经是豁出脸皮在这里拖延了。

    难道他要抓鱼,灵府兴起,跟着他一起来到河边。

    清澈的河水中映出两张年轻美好的容颜,“啵——”不远处水面冒出一个泡泡,灵府与崔元庭相视一眼——有大鱼!

    ……

    一炷香的时间后,河岸边架起了一个小火堆,火堆上一只大肥鱼正被支棱在树枝上,被火烤得发出阵阵香气。

    火堆旁,有两个盯着烤鱼眼睛放光的年轻男女。

    崔元庭把纱笼幞头放到一旁,裤脚洇湿好大一截,正挽着袖子烤着鱼,脸上已是一派悠然。

    灵府同样挽着袖子,正把湿了的袍摆贴近火堆烘干。

    崔元庭把鱼翻了个面,无意中望着远处农家上空飘起袅袅炊烟,不禁心有所感,脱口而出:“积雨空林烟火迟,蒸藜炊黍饷东菑。漠漠水田飞白鹭,阴阴夏木啭黄鹂。山中习静观朝槿,松下清斋折露葵。野老与人争席罢,海鸥何事更相疑。”

    “少时读此诗,只感叹于王右丞‘山中习静观朝槿,松下清斋折露葵’的清寂与禅意,如今却更希望目之所及皆是‘蒸藜炊黍饷东菑。’”

    灵府顺着他的视线望见了炊烟:“元庭兄心念百姓,楚邑将来也定会如兄所愿的。”

    崔元庭收回目光,望着身旁的女孩道:“听闻你父亲乃是本地有名的儒士,灵府少时可有什么喜欢的诗书?”

    灵府默然垂首:大哥,聊诗书什么的就算了吧,除了语文新课标要求的,其它我都不太知道……千字文还是仗着原主的记忆才能背下来的,“四书五经”更是一本都没通读过,实在没办法和你这文化精英的少进士聊这个。。。

    “其实我读书不多……”虽然是正经大学本科学历,但这个时代的书她确实没怎么读过。但她并没有因此而羞涩,反而找到了一个恰当的机会提出一直想要的——她看着崔元庭,认真道:“以后我可以从县衙书房里借书读吗?”

    知识就是力量,入乡便要随俗,她得了解当下社会各行业的发展以及社会精英们的思想水平。

    崔元庭微微讶然,他以为以徐博士的家学渊源,灵府大概也会幼承诗书,即便后来转去习武养身,也与普通武人不同。

    因为她给他的气质感觉中,就有腹有诗书之人才有的高华之感。

    虽然有些惊讶,但他欣然接受了灵府借书的请求:“当然可以,如果你想读的县衙没有,告诉我,我给你找。”

    灵府笑道:“县衙藏书够我看得了,最近我都忙着看先头的政令,以后倒是能看点别的,若有不懂,还要向元庭兄请教。”

    “那我随时恭候。”崔元庭眼中笑意满满。

    她来向他借书,还说要请教,这不像是讨厌他的表现啊!

    他心里欢喜,见鱼已烤好,便与灵府开心分食。

    饭后,灵府又练了半个时辰骑马,崔元庭见她已初窥门径,担心她骑太久会累,便招呼她回城。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