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梁羽生小说 > 穿书:豪门大佬的炮灰娇妻是只喵 > 第311章 感觉很不错哦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梁羽生小说] http://www.liangyusheng.net/最快更新!无广告!

    阳光从窗帘缝隙洒进来,一点一点转移消失,直到只剩下窗台上一小束金黄色的光。

    屋内激烈的战况总算消停下来了。

    林灼灼一脸餍足地靠在自家铲屎官怀里,玩着他那微微颤抖的手指:“阿深,辛苦了。”

    陆时深总觉得这句话好像说反了。

    难道不应该是他来说吗?

    “感觉很不错哦。”食髓知味的林灼灼像只贪吃的喵,吻了吻他的下巴,作乱的手滑过男人结实的胸膛,轻柔地摸着他的喉结。

    陆时深死死的箍住女人那纤细柔软的腰肢。

    火再一次被点燃。

    可他忙碌了一个下午,当真是累得不行了。

    天呐,男人怎么能说累?怎么可以说不行?

    好在林灼灼也不想一下子把自家铲屎官榨干,她又亲了一下他,吐气如兰:“我们晚上再继续。”

    等下吃个饭休息一下,体力不就恢复了吗?

    陆时深搂着心爱的妻子怀疑人生,本以为会是自己禽兽到停不下来,事后还要赔罪求原谅才能再次得到媳妇的宠幸,没想到……

    说是不想把自家铲屎官榨干,但林灼灼并未停止点火的行为。

    那纤细的手指一下一下戳着他的腹肌。

    “阿深有八块腹肌哦。”数着数着,她还要在每块腹肌上画圈圈。

    陆时深被烧得浑身滚烫,只得默默转移话题。不仅仅是因为自己太累了,陆时深还不想太过火,以免伤到了自家媳妇。

    “灼灼,是秦宴那家伙把你抓走的吗?”

    “是呀。”林灼灼没有隐瞒,“秦宴用铁链把我拴在房间里,说我本来就是属于他的。”

    “什么!”陆时深暴怒。

    虽然他也想过要用铁链将媳妇拴在家里,可那也只是想想而已,秦宴那个该死的家伙居然付诸实践?居然胆敢说自家媳妇是他的!

    哪怕只是说说也不行!

    那家伙动她一根头发,他都恨不能砍死对方了,更不用说将她拴起来了。

    要不是媳妇变成猫跑出来,那家伙都不知道会对她做什么禽兽不如的事情。如果不是那家伙绑了她,她也不会险些被人抓去卖掉。

    他一定要弄死那家伙!

    “阿深,你不要这么生气嘛。”见自家铲屎官气得恨不能当场杀人放火,林灼灼忙轻轻拍着他的胸口大力顺毛,“我已经回来了呀。”

    “我是属于你的,才不是秦宴的。”

    这话总算让陆时深稍稍冷静了一下。

    他愧疚得快要死掉:“灼灼,是我连累了你,我手上有‘夜色’的犯罪证据,秦宴应该是想用你来威胁我。”

    天呐!他险些把媳妇害惨了哇!

    犹豫了一下,林灼灼坦白道:“阿深,我也是今天才知道原来我小时候救过秦宴。”

    陆时深:“?”

    “叶见薇冒领了救命之恩,秦宴之前才会那么听她的话。现在知道真相,秦宴已经疯魔了。”

    “阿深,你千万要小心。”

    陆时深心情复杂:“我会让人把‘夜色’的犯罪证据递上去,秦宴以后将永不翻身。”

    他摩挲着自家媳妇肩上的疤:“这疤……”

    难怪秦宴那个混蛋东西看到这伤疤会那么激动,原来这是媳妇为了救他留下的痕迹。

    没想到他们在很早很早以前就认识了。

    陆时深心里的醋坛子都被踢了个底朝天了。他没有表现出现,只是有些委屈。

    吧唧——

    林灼灼给了他一个大大的亲亲。

    “傻瓜,我早就不记得当年发生的事情了。”她笑得很甜,“我只爱你一个人。”

    铲屎官真是个可可爱爱的小醋精呢。

    比秦宴那个疯子可爱多了。

    陆时深重新快乐起来。是啊,媳妇已经把秦宴忘光光了。她现在是他名正言顺、名副其实的妻子了。

    真好。

    沉默半晌,林灼灼问出了一直想问的问题:“阿深,你是怎么知道我是猫的呀?”

    陆时深支支吾吾:“我,我在我的房间里装了监控。”

    林灼灼瞬间明白过来:“啊,我偷偷变成猫吃零食被你看到了?”

    “嗯,”陆时深点了点头,“爷爷的寿宴结束没有几天,我回放监控视频……”

    林灼灼恍然大悟。

    难怪最初的时候喵身一消失他差点当场黑化,结果等稳住人形与他同眠之后,就算喵身整夜整夜不出现,他也不会担心。

    原来他早就知道了。

    林灼灼看向他:“你不害怕吗?”

    她可是妖怪啊!

    “不怕。”陆时深回答得很坚定,“只要是你,我就不怕。”

    “阿深。”林灼灼感动得不行,正要抱紧他,门外传来嘈杂的声音。

    是妈妈!

    “陆时深,你给我滚出来!”

    “老婆都不见了,你居然还有心情玩猫!你这个混账东西!”

    “我今天非打死你不可!”

    砰——

    门被一脚踹开。

    “陆时深,你这个……”看清房间内的画面,滚到许清眠嘴边的话被活生生地咽了回去。

    感应到妈妈的气息时,林灼灼想冲出去抱她的。

    等要起身时,这才惊觉自己身上一丝不挂,妈妈的身边还有余阿姨等人,林灼灼赶忙又钻到被子里。

    她现在是人形,不是喵。

    要穿衣服才能见人的呀。

    许清眠踹开门时,林灼灼正用被子牢牢地遮住自己的身体,只露出脑袋来。

    尽管发型有些凌乱,许清眠还是一眼就认出在自家儿子身边的正是儿媳妇。

    许清眠:“?”

    余阿姨哭着喊着冲了进来:“先生啊!你不要对夫人那么残忍啊!你真的不管夫人的死活了吗?”

    “先生……”余阿姨的话同样被噎住。

    这……

    合着自家先生窝在房间里一个下午不是玩猫?夫人啥时候回来的?为什么她完全不知情?

    余阿姨挂着眼泪怀疑人生。

    “咳咳。”许清眠尴尬地咳了两声,手忙脚乱地将余阿姨推了出去。

    砰——

    房门关上。

    许清眠磕磕巴巴询问:“那,那个,灼灼,你没事吧?”

    “我没事的,妈妈。”林灼灼眨巴着眼眸,“我早就回来了,让妈妈担心了。”

    陆时深附和道:“是啊,妈,都是误会。”

    “那,那就好。”许清眠眼神飘忽,都不敢往床上看,“你,你们继续。”

    开了门,许清眠逃也似的离开现场。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