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庶道为王 > 15、变天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www.liangyusheng.net/最快更新!无广告!

    太阳越来越盛,天气越来越热,纪墨给学生随便讲了两节课便下课,翘着二郎腿光着膀子坐在自己家的棚子底下,偶尔低头抿着茶,偶尔抬头看看过路行人,不时满意的拍拍自己的小肚子。

    “不长身价,再不长点膘可不就完了嘛。”

    因为太瘦,在镇上一直没法抬头,现在终于有了点肉,自然让人得意。

    不然再继续瘦下去,人家就能用手指着他说:瞧,那是个穷人!

    他虽然是个穷人,但是不能让人家说他是穷人,太伤脸面了。

    “兄弟,能讨口水喝吗?”

    纪墨抬起头,站在他面前的是个四十来岁的男人,个子敦实,脸面黝黑,头发拘着,一条小短辫子盘在后脑勺上。

    身后背着编织袋,穿着旧短褂,因为脚过大,布鞋不合脚,直接踩在了鞋帮子上。

    “你稍等一下。”纪墨没推辞,进屋把烧水的铁水壶拿出来,朝着桌上的碗里倒的满满的,然后笑着道,“你请便,不够我再加。”

    “谢谢你了兄弟。”男人先试了下水温后,然后咕噜噜的全部倒进了肚子,连个迟钝都没有。

    纪墨等男人放下碗,擦把嘴上的水渍后接着问,“还要吗?”

    男人摆摆手道,“不用了,兄弟,就是跟你打听个事,这是往龙荡河的路吗?”

    纪墨指着从来没有这么热闹过的马路道,“瞧瞧这抗箱子的,挑担子的,坐马车的,骑驴的,不就知道了,都是往龙荡河去的,跟着大部队就行了。”

    “是了,那就没错。”男人满意的点点头,不禁又打探道,“小兄弟,你们是本地人,多少知道实情。

    听说有很多人发了财,真的有金子吗?”

    “是金子早晚会发光,是骗子早晚会曝光。”纪墨随口道,“时间早晚会证明一切,反正我是没见到过。”

    “对,小兄弟,你说的有道理,是真是假,还得过去看看。”男人说完,一阵鸣笛声,他回过头,是一辆黑色的汽车。

    “越来越热闹了哦。”纪墨笑着道。

    男人点点头道,“是啊,那小兄弟,我就先走了,谢谢你了。”

    纪墨把男人用过的碗在门口的水桶里洗了洗后,放回屋里。

    等他出来,刚好听见一阵乱糟糟的声音。

    好奇的走过去一看,一匹马正飞奔而来,吴亮那小子正站在路道中间发呆。

    纪墨想也没想,第一时间冲过去,刚把吴亮抱起来,一双马蹄子已经高高跃起,他吓得闭着眼睛,下意识的的蹲下,把吴亮捂在自己胸口里。

    死了,死了,心里紧张的直念叨。

    没有感觉到马蹄踩下来,只听见马嘶鸣声,接着是一声呵骂。

    “王八蛋,找死!”

    骑在马上的是一个年轻军官,一身干净的军装,外面披着黄棕色斜纹呢斗篷,脚上黑色的高筒长靴,闪亮发光。

    提着缰绳,随着坐下马匹转了一圈稳住后,拽下腰里的长鞭狠狠的朝着纪墨甩了过去。

    “哎呀,长官,”吴友德一边喊一边扑在纪墨和吴亮的身上,背过身替着挨了这一鞭子,回过身见这军管还要甩第二鞭子,急忙双手握在鞭子上,赔笑道,“军爷,你消消气,小孩子不懂事,你老别上火气。”

    然后又冲着还在发愣的纪墨使了个眼色,示意赶紧走。

    纪墨点点头,抱着吴亮刚到边上,就被吴家婶子夺了过去,搂着后心肝啊,宝贝啊的瞎叫唤,越想越是后怕不已。

    军官抽手里的鞭子,没抽动,再加把劲,吴友德那笑呵呵的脸上没有一点吃力的意思,周围的人越聚越多,他感觉脸上无光。

    提马缰的手从腰上掏出枪来,直接对着吴友德的脑门道,“你想死啊!”

    “不敢,不敢,军爷....”吴友德放下鞭子,举起来双手。

    军官得意的收起枪,再次举起来鞭子。

    此时,一个黑色披风的女人骑马过来,淡淡的道,“行了,跟他们有什么好见识的,赶紧赶路。”

    “行了,老子放你们一马,下次就没这么好运了。”军官收起鞭子,跟着女人一起走了。

    看着远去的两个人,吴友德摸摸后颈脖子,疼的龇牙咧嘴,朝着地上唾了一口道,“马勒个.....”

    “回去擦点酒吧。”纪墨从身后能够清晰的看到他后脖子上那条斜斜的血杠子。

    吴友德道,“没事,奶奶个熊,够狠的,鞭子上有铁刺,哎哟喂,疼死我了。”

    走过去把吴亮提溜起来,转悠个圈,见还齐全,一巴掌呼过去,骂道,“老子跟你说多少次了,不要在道上玩。”

    吴亮懵了好半晌,才反应过来,嚎啕大哭。

    “孩子本来就吓着了,你还打他作甚。”吴家婶子把自己男人埋怨一套后,抱着孩子回屋哄去了。

    吴友德骂骂咧咧的道,“慈母多败儿。”

    纪墨叹口气道,“真是不太平了。”

    他想到了赖三,赖三怎么样了?

    难怪那晚说要变天了,财帛动人心,一群人一窝蜂的往这里来,乱糟糟的,没事也会找点事,总之以后很难太平了。

    吴友德道,“今天幸亏是你,不然就.....哎.......”

    简直不敢想象。

    如果小儿子出了事情,他两口子恐怕也是活不成了。

    “知道就好,”纪墨笑嘻嘻的道,“我这屋顶前个又掉瓦了,昨个还漏雨,炕上都潮了,帮我看看?”

    “娘的,反正你是不肯吃亏的。”吴友德笑骂着回自己家仓房扛出竹梯,上纪墨家的房梁帮着修房顶了。

    晚上,纪墨刚做好饭,吴家婶子就给送过来了半只老母鸡,接着吴友德又提溜着一瓶酒和一碗花生米过来。

    “咱爷俩喝点。”吴友德大马金刀的坐在那张瘸腿凳上,差点摔个趔趄,“你这屋里都是什么破烂玩意。”

    一脚给踹出老远,然后冲着站在门口发呆的吴亮道,“回家搬个新板凳来。”

    吴亮刚转过身,他又小跑出去追上,把孩子撵回来了屋,自己回去搬了。

    中午之后,他就怕了,不敢把儿子放出去散养了。

    纪墨空有酒胆,但是酒量不好,喝了一碗后,头轻脚重,大着舌头道,“这酒度数真高,好酒。”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