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我在泰国开店卖佛牌 > 第594章:狐狸斗蛇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www.liangyusheng.net/最快更新!无广告!

    胡姐说:“要是这次大仙能帮我,你们是不是凑钱请我吃饭?”有个女子说没问题啊,只要真灵验我一个人请大家吃饭,地方全沈阳市随你选。

    胡姐的徒弟笑着说:“刘姐,话说这么满,可别到时候再反悔啊,这么多人看着。”这女子怎么可能,在场的都能作证,就怕你又跟以前那样,光折腾请不来仙。胡姐说这次要是再不灵,她请客,说完下意识看了我一眼,估计是有些心虚。其实我倒没什么可担心的,只要胡姐提供的材料没问题,那就万无一失。泰国虽然有很多没什么法力的商业阿赞,但我和高雄从不会找他们。

    有几个人说了一会儿话就提出告辞,胡姐也没拦着。“柳姐那天跟我们说,要是你能请来仙家让她倒霉,他跪着爬到你这里,给你赔礼道歉。”刚才那女子笑着说,“你自己没法力,根本就请不来仙,还怪她抢你的生意,挡你的财路,说你真没脸,还说你徒弟白跟你混了,什么也没得到。”胡姐很生气,她徒弟连忙说怎么能什么都没得到,我跟师父学了不少呢。

    正在这女子也要走的时候,她手机响起,就掏出来接电话,喂了两声,说了句“什么,你再说一遍”。她脸色渐渐有变,似乎有什么重要事。边说边看着胡姐,表情阴晴不定,然后又很惊讶。

    “有这事吗?”这女子追问道,随后又哦了声,说没错,胡姐这边刚把仙送走,上身的时候那胡仙说要替弟子教训教训欺负她的人。

    在她说这些内容的时候,还没走的几个人都开始注意她,女子最后挂断电话,满脸难以置信的表情:“小吕来的电话,说刚才柳姐疯了!”

    所有人都被惊呆,那中年男子连忙问怎么回事,这女子说小吕正在柳姐家院子里喝酒,同桌的还有好几个人,正酒着,柳姐忽然站起来,操起酒瓶子就砸在旁边她老公的头上,顿时全是血,她还用半截瓶的尖去扎他,要不是旁边的人手急,说不定都给扎死了,现在大家送她丈夫去医院,还有两个人架着柳姐,她破口大骂,说她丈夫是妖精下凡,就为了夺她的阳寿,必须弄死。

    “真的?”大家都问道。女子说反正小吕是这么说我,我打算马上过去看看。这几个人纷纷表示也要去,胡姐在后面说,别忘了到时候请我吃饭,那女子随口应了声,跟着众人离开修仙阁。我假装留在最后,磨磨蹭蹭,等那几个人远后之后,我立刻返回店里。

    胡姐关上门并反锁,一把将我搂住亲了好几口,高兴得不行:“老弟啊,你真厉害!”我笑着说正常,旁边那徒弟表情很不爽,脸上带着僵硬的笑容。胡姐拉我坐下,低声问为什么光用那几样材料就能给人下降头,发疯发病。我给她仔细讲了泰国降头的原理,无外乎世间万物都有磁场,照片上有,人的指甲、毛发、血液和贴身衣裤也有。这些磁场中都带有此人的信息,而降头所用的巫咒,是几百年前被古代巫师们发明出来的,它可以利用这些磁场,达到改变磁场所有者身体状况的作用。或病、或疯、或伤、或死,都由磁场组合的变化引起,这是个很玄的过程,我也只能讲个大概。

    听了我这番话,胡姐和她徒弟都很惊叹,胡姐看了看我,说:“实话说吧,我当出马弟子也有五六年了,始终效果不好,别人找我查事的时候,我说的那些其实都不是仙家说的,每次都没成功上身过。有人说是堂口没立对,但我找过高人帮我重新捋过,也不行,怪不得别人抢我生意!”

    “那柳姐是真能请仙上身吗?”她徒弟问道。胡姐点了点头,说姓柳的当然是真上身,能把香客的祖宗几代什么来历情况都讲得清清楚楚,很多香客都是从外地头一次去见她的。

    徒弟点了点头:“这么回事啊……”胡姐瞪了他一眼,说你怎么还想当叛徒啊,徒弟连忙笑起来,说怎么可能,我永远是你的徒弟啊。

    既然有效果,我就趁热打铁让胡姐在淘宝确认。胡姐说:“这么早就确认,我还想再观察观察呢。”

    我问:“那个柳姐,以前有过这种精神异常行为吗?”胡姐说没听说,我说那就是了,你这边出马,高老板那边让阿赞蓬师傅施降,柳姐就立刻有反应,还不说明问题吗?要是这都觉得怀疑,那岂不成了鸡蛋里挑骨头,我们做生意可是很有诚意的,那么多牌商,接这种落降头的生意从来不走淘宝,都是交定金。

    这话不软不硬,点给胡姐听,她又不傻,明白我的意思,连忙说没有怀疑的意思,然后就让她徒弟打开电脑上网,在淘宝店铺里确认收货。我这边手机立刻就进短信,提示有四万元入账。胡姐徒弟问:“田老板,像柳姐这种失心疯的症状,多久才能消失,还是必须得泰国的法师再给解开才可以?”我说要解开才行,如果长时间不解降头,人的魂魄散乱,可能就会永远发疯,那就神仙也没招了。

    胡姐恨恨地说道:“干脆不救,让姓柳的疯死算了!”徒弟连忙说不行,要是露馅可是杀人的罪过。胡姐说你不说出去哪会有人知道,徒弟不语,我也说这不太妥当,我们牌商虽然接邪降生意,但尽量不能要人命,不仅背人命债,还会有损福报,花四万块钱就想雇凶杀人,那不是太便宜,比车祸还便宜呢。

    “我就说说,”胡姐赔着笑,“你俩还都当真啦。这样吧,就让她疯个三四天,到时候你再让法师给她解开就行,足够了。过几天我得给你陈姐打电话,让她请我吃饭,沈阳的饭店随便挑,她今晚答应过我的!”我让他们要严格保密此事,如果泄露出去,有麻烦我可不承认,胡姐连连点头,说还怕我给泄露出去呢。我告诉她,客户的信息是严格保密的,请放心。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