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我在泰国开店卖佛牌 > 第325章:怀柔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www.liangyusheng.net/最快更新!无广告!

    看来,高雄能找到的人,基本都算报了仇,找不到的那也是命运安排。看着高雄落寞的神态,我这才知道他为什么会是现在这副生活态度。之前我经常会想,高雄这种人办事只认钱,铁石心肠,对客户毫不同情。赚钱之后只知道花天酒地,却从来不存钱,好像明天就是世界末日。在生活中,既没听他提起过家庭,身边更无亲人。而且他还说过在泰国没有朋友,只有生意伙伴。现在我觉得应该明白,经历过那些事,高雄变成这样的铁石心肠毫不奇怪。

    大家边喝边聊,慢慢都躺在垫子上睡着了。

    赚完胡老师的钱之后,我在泰国没呆几天就又回到北京。每次我都会带不少泰国土特产回来,什么榴莲干、芒果肉、冰糖燕窝和风湿蛇油膏,分给罗丽一些,剩下的寄回沈阳给家里和朋友同学。罗丽把我带的这些东西都铺在床上,一样一样地分配,告诉我哪个留下,哪个寄给我父母,哪个分给同学。我指出不同意见,她却完全不管,一定要让我按她的意思来。我笑着说:“大姐,为什么非得听你的?”

    “因为你这种分配方式不对啊,”罗丽分别把东西装在大塑料袋里,系好袋口,再用胶带缠好,“错的就得听对的,这还用问!”我还要说什么,想起之前高雄说过的话,就又咽了回去。他说罗丽对我有那层意思,我始终都将信将疑,别的不说,罗丽比我都高,长得也不差,身体丰满健美,这种姑娘就算没那么抢手,也不至于找我这穷矮丑吧。当然,现在我没那么穷了,但还是觉得不太般配。我觉得,罗丽喜欢插手我的事,应该是性格使然。

    这天,马壮又来了,穿着笔挺的西装,皮鞋好像刚打过油。我问:“你成天穿成这样,也不嫌板得慌。”

    马壮笑着说:“形象很重要,这可不能马虎,姐夫你看。”他从皮包里掏出大日记本放在桌上。我说你能不能把姐夫这俩字给去了,有这么难改吗?马壮说叫姐夫比田哥顺口得多,时间长了就容易忘。我也懒得跟他讲,觉得这小子就是故意的。他做保险好几年,人又精明,不可能这么糊涂,估计是想套近乎。中国人就这样,总觉得亲戚熟人好办事,做什么都得扯上关系,觉得这样才托底。

    他的大日记本上记得密密麻麻,我说你让我看什么,马壮翻到中间某页,指了几个条目给我看,说都是他觉得比较有潜力的,也联系过客户,对方表示很感兴趣,还有两人是北京的,一个很巧之前来过佛牌店,离此不远,随时能来面谈;另一个单位在怀柔,不但远,而且平时工作忙,下班基本都在八点以后,再从怀柔来三里屯就关店了。

    “那没关系,实在不行我可以中午到他单位去拜访拜访,虽然有点儿远,但只要对方是真正想请牌,别只是随口打听。”我回答。

    马壮说:“田哥你放心,我联系过的客户都是有诚意的,那种三心二意、可买可不买的都让我给过滤啦!”我点了点头,在这事上我是唯一相信马壮的,这小子赚钱心切,那种没诚意的客户他也不太可能会去浪费时间。就让他联系这两名身在北京的客户,一个来店里谈,另一个约时间我中午可以过去。

    他立刻在店里就打电话联系,最后确定下来,那客户称下班后来,因为今天是周六,另一个客户让我后天中午到怀柔汽车站跟他碰面,趁中午吃饭的时候聊聊。

    傍晚时分,之前来过店里的那客户来了,因为马壮还有事,早就先走了,我就坐在休息区跟这人聊聊。他是在北京做网站的,建站两年没什么起色,想关停,投的钱又不舍得扔,想转让又找不到下家,于是问我有什么能迅速提升事业的佛牌。谈来谈去,我向他推荐的几款佛牌却都嫌贵,又有些怀疑效果,让我有些失望。通常客户不成交最关键的原因只有两种,一是钱,二是假。这两点都不好解决,价格都是一口价,没优惠,又不能分期付款,更不会让客户赊账。效果方面更难说服客户,没请到手的东西,你说得天花乱坠有时候也没用。此客户两者都有,所以我觉得基本不可能成交。就让他先回去好好考虑,想好了随时过来,这话相当于在送客,此人也很知趣,起身告辞走了。

    隔天是礼拜一,我十点出发,乘长途汽车到怀柔汽车站下车。这客户姓吕,没说单位在哪,只让我在汽车站等他,大概中午十二点十分的时候,吕先生到了,我看到他是乘出租车来的。大概二十多岁,挺年轻,其貌不扬,从上到下没任何特点,扔进人堆里就找不到。大老远我到怀柔拜访客户,当然要他请客吃饭,双方寒喧过后,吕先生熟练地在前面领路,带我进胡同后七拐八拐,最后进了家小饭店。门脸非常不起眼,我心想这人也够抠门的,看来是想省钱,心里就有些不爽。不是为了想大吃他一顿,怀柔这地方不比北京市内七区,消费水平肯定低得多,就算找个中等规模的馆子,两人也就是花个百十来块,至于这样?

    这饭店是卖酸辣粉的,还有凉面和肉夹馍等菜。现在已经是秋天,昨天还下过雨,今天很有些凉意,我心想这天吃凉面,也是服了。店内不大,分成前后两部分,应该是客厅改的。吕先生特意坐到里面,现在是饭点儿,但这店位于居民小区,所以食客很少,外面也只有两个人,里面是空的。

    坐下后,吕先生十分大方地向服务员要两份酸辣粉,我连忙阻止,说不怎么爱吃辣,还是凉皮和肉夹馍吧。北京全国各地的人都有,各路菜系都能在北京找到很地道的,来北京近半年,光凉皮和肉夹馍的连锁店我就吃过好几家,味道都不错。而这家小店的味道却很普通,甚至让我难以下咽,只好放慢吃的速度。心想这种店还没关门,除了店租便宜我想不出别的理由。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