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我在泰国开店卖佛牌 > 第682章:好多鬼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www.liangyusheng.net/最快更新!无广告!

    “别跟着我!”突然朱女士大叫,声音非常大,大厅里又安静,把我耳朵震得嗡嗡响。小朱更是吓得叫出来,我看到阿赞布丹迅速冲过去,朱女士发出低低的“呜呜”声,像是阿赞布丹正在捂她的口鼻。小朱忍不住跑过去看,我过去拽他,也顺便想看看怎么回事。见阿赞布丹蹲在地上,用力将双手按住朱女士的嘴。

    小朱大惊:“你要——”后面的话被我也用手给捂住,我低声说“别担心”,硬是把小朱拉走。他大口喘气,我在他耳边以极低的声音安慰着,反复说“别出声”、“别担心”。约两分钟后,朱女士不再出声,阿赞布丹的经咒没停过,他缓缓站起,从颈中把珠串摘下来,在半空中抖着。厅里的风声和脚步声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没有,阿赞布丹走过来轻轻拍了拍我,又指指朱女士。我立刻明白,拉着小朱过去把朱女士抱起,左右架着出了大厅,刚出去,大厅的门就被关上,还反锁了。

    那男人就在走廊里抽着烟,看到我们仨出来,连忙过来说刚才是谁在里面大叫,差点被同事给听见,我解释说只是驱邪仪式中的过程。男人看着朱女士,笑着说:“你们也真能折腾,是哪个专门看邪病的大仙带你们来的?收费多少钱啊?”小朱随口说四万,这男人非常意外,边笑边哦了声,估计在心里说你真有钱,也够二逼的。

    小朱没空理他,让他带领,我俩架着朱女士出了殡仪馆,那辆出租车还停在门口处,让朱女士和小朱钻进车,我又和那男人返回告别厅门口。他问:“你就是专看邪病的?”我说不是,里面那位才是,从泰国来的法师。男人说妈呀,还是泰国大仙呢,什么时候出来啊。

    我推了推告别厅的门,仍然反锁着,就说别急,他应该是在里面用经咒加持,让那些纠缠着客户的阴灵驱散。这男人嘿嘿地笑:“生意不错吧,一个人就收四万,这要是平均每月都有生意,一年就能赚五十万,比我们馆长工资都高!”语气有些酸溜溜。

    “光法师就得给三万五,再给你三千,”我说,“到我手里就两千,你觉得咱俩谁赚得多?”男人哦了声,说要是不给我这三千,你能赚五千,也凑合。看他的表情,应该是觉得心理平衡多了。这时,听到告别厅里面有很多杂乱的脚步声,这男人连忙问什么时候又进去人的,我说没进去,是阴灵在里面闹呢。

    男人看着我:“你可别吓唬我啊,告诉你我在殡仪馆上班十几年了,什么灵异事儿都没遇到过,那都是忽悠,是不是趁我刚才带你们出去的时候,又有人溜进去了?”我拍着胸脯保证没有,不信到时候就知道。

    告别厅里杂乱的脚步声不到半分钟就渐渐消失,又大概过了十分钟,阿赞布丹才从里面出来,那男人连忙探头进去看,一时看不清,伸手打开紫灯,大厅中空荡荡的哪有人,这男人不甘心,又慢慢走到中央的理石基座,小心翼翼地探头看,里面也是空的。男人走出来,掏钥匙把告别厅锁好,我笑着说没骗你吧,就是空的。这男人看了看我,忽然又把告别厅打开,进去寻找一大圈,这才放弃。

    “以后再有这事,千万别找我!”男人说。

    从殡仪馆出来,阿赞布丹进了出租车,我才看到他脸色极差,不用问也知道,这桩生意恐怕是他最耗法力的一次,几十个阴灵得让他一一超度或驱散,真不容易。开车回到那个小饭店,看到高雄和马壮还在喝酒,桌上堆了十几个啤酒瓶,马壮脸发红,舌头也发直。见我们回来,高雄指着马壮对我说:“赶紧把这小子弄走,废话太多!”又看到阿赞布丹的神色,高雄就知道施法过程并不轻松。

    我把马壮扶上出租车,让他们三个先走,到路口又叫了辆,再跟高雄和阿赞布丹回去。到了朱家,看到朱女士脸色惨白带青,双眼紧闭,就跟死人一样,呼吸也几乎感觉不到。小朱担忧地问会不会醒不过来,高雄说:“现在她处于假死状态,魂魄游离在身体之外,把门关上别打扰,明天再施法一次。”

    次日起来,我看到小朱眼圈发黑,原来是整晚没睡。打开主卧门,朱女士仍然躺着,但脸色红润了许多,明显有血色。当晚,阿赞布丹又给她施法一次,第三天她才能动,下午就可以坐起来了。

    “感觉怎么样啊,大姨?”马壮问朱女士。她摇摇头,说一直都在做噩梦,梦到从一个长长的过道往前走,天很黑,两边都是栅栏,里面有很多人都把手往外伸,好像要抓自己。高雄说那就是阴灵驱散的效果,阿赞布丹为了解决你的问题,耗费大量法力,到现在也没恢复,光阴灵就遇到十几个,真是罕见。

    小朱也道:“妈,以后你信佛行,可千万别再乱念经了。自己在家念还不够,居然跑到殡仪馆葬礼现场去念!”朱女士后悔不迭,直拍大腿。

    高雄说:“没有金刚钻,不揽瓷器活,超度加持这可得是有法力的人才能够做得到的事,普通居士完全没这个能力,连自度都没能达到,怎么可以度人?”朱女士默不作声。马壮说这次真多亏了阿赞布丹,又问附近有没有中国银行,到时候高老板要把钱存进中国银行,在泰国才方便往出取。

    这话是给小朱听的,他连忙明白过来,送我们出去的时候,乘出租车先找到中国银行,从ATM机器取了三万块钱交给我,再到附近的旅行社,帮我们两拨人分别订好机票。出来的时候,小朱问我他老妈是否今后就没事了。高雄说:“法事已经做完,还算顺利,不用再担心,只要她今后不再到那种阴灵多的地方念什么度亡经就行。”

    “别说念经,我连佛都不想让她再信了!”小朱连连点头。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